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上古神树她来自末世》汐晚完整版免费阅读

“噗~”吐了一口血的魔王——司满脸不甘心,自知不敌,“你到底是谁!”勉强稳住身形的汐晚压下涌上的铁锈味,儗眸一挑,“你猜。”她也没好到哪里!猜个屁!魔王——司捂住胸口,免得被气的吐血而亡。“你等着,本

书评专区

银城的凝渊:加油哟!作者大大

婳婳鸭:真正的女强文,女主前期就很强大。男主是小狐狸受伤了被女主救了,然后……(难得写了,感兴趣的话就自己去看吧)

七宝琉璃塔的睥睨道:很好看,超精彩,女主很厉害!👍👍
求作者大大加更!!!😆😆😆

呼呼哈哈:希望越来越好,希望女主搞事业哈哈哈

上古神树她来自末世

上古神树她来自末世》免费阅读

“噗~”

吐了一口血的魔王——司满脸不甘心,自知不敌,“你到底是谁!”

勉强稳住身形的汐晚压下涌上的铁锈味,儗眸一挑,“你猜。”

她也没好到哪里!

猜个屁!

魔王——司捂住胸口,免得被气的吐血而亡。

“你等着,本王很快就来找你的——”

挥袖就要离开。

汐晚怎么可能让他离开,剑带着强大的剑气瞬间穿透魔王——司的心脏而过,魔丹破裂。

魔王——司死前才体会到什么叫恐惧。

汐晚一步一步而去,“没有我同意, 就没有人能在我手里逃的掉的。”她蹲下,看着死的不甘的魔王——司,微微一笑,带着柔意也让人恐惧。

魔王——司瞪大了血丝的眼,盯着她手里结成的阵法,蕴含着强大威压的味道,想跑,却动也动不了,元神都在打颤,阵法被打在胸口,片刻,灰飞烟灭,元神也不没放过。汐晚起身,将打赢的战利品扔进了空间,抱起一旁漠然既陌生目光看她的狐狸,落在地上,随手收起困魔柱。

秦濹茹脸上都是血迹,惊喜上前,小心翼翼叫了声:“汐晚?”

“嗯!”

她淡淡的应了声。

没有了首领的魔开始方寸大乱,在感觉到强大的危险,畏惧的后退了几步。

汐晚扫了眼,“上吧!看什么,等着我离开,你们被魔当大餐?”

话落,首先冲了上去,这些魔,让她想到了末世的丧尸。

刚刚还欣喜若狂的秦濹茹几人:………………错付了一腔感动!

赶紧拎剑冲上去!

刚杀了一个魔的汐晚突然回头,习惯性开口。

“对了,记得把头敲开,里面有晶石!”

秦濹茹哑言,转头,指了指杀死后灰飞烟灭的魔,哪里来的头可以敲开?

几人也迷茫了下。

晶石是什么玩意…………难道大佬都有这一种喜好?

还是他们孤陋寡闻了?

“咳!咳!没事,你们继续。”忽然才想起这不是丧尸,汐晚尴尬一笑,挽手杀死一个魔。

祁夜眸子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就像湖面上的一道涟漪,转瞬消失在眼波深处。

魔逃的逃,剩下的都被斩杀干净。

“汐晚你…………”

秦濹茹刚回头想问她是不是哪一位前辈,汐晚眉头一皱,还没等秦濹茹把话问出口,只来得及挥了挥,带着狐狸踏空飞行向还没有毁完的森林深处而去。

“主子,我们…………要不要跟上去。”常五按住心里的激动,特别想上前请教一番。

噬坞眼里都是深重,勾了勾嘴角,事情似乎越来越好玩了,摇了摇头。

跟上去容易打草惊蛇!

常五很是遗憾!

森林外的动物都感知到了危险,纷纷跑进了森林深处,只有少数的动物死在了汐晚与魔王——司的那一场战役中。

汐晚刚落地,一边安静的兔子吓得快速跑了出去。

“噗~”

几滴血沾到了狐狸身上。

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汐晚眉目之间带着痛苦色,魔气侵蚀了筋脉,想去除,恐怕还需要一些时间,她低头,放下狐狸,一笑,“走吧!我知道魔王破碎的魔丹是你拿了。”

她需要闭关!

不想把未知的危险留在身边。

只是魔气侵蚀比她想象的还要厉害,一下子倒在了地上,晕过去前,还不忘瞪眼盯着她不走的狐狸。

旁边的草木轻轻的伸长了叶子为其当席子。

祁夜抬眸,看了眼昏迷的她,沾了血珠的嘴唇显得有些娇艳欲滴。

片刻,女子旁边多了一个人,男子长的一张完美的脸庞,眸色一脸冷漠,眉目却微微蹙起,缓缓地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掐住了女子的脖子,细的仿佛只要他轻轻一用力就断。

正要用力,一阵微风吹来,细细的铃铛晃动声,传入他的耳中,垂目,手腕上被强绑上的红绳挂着一个小巧精致的铃铛,仿佛就像它的主人一般,内心带着丝丝幼稚。

护凌铛,古籍记载中的仙器排行榜五!

————她到底是谁?

他沉静许久,森林中除了风声,就是动物躁动的声音,是对他的出现感到不安。

一声嗤笑,红绳断裂,铃铛掉在草地上,他顺势将手收回,眸色闪过犹豫,终究还是捡起铃铛放进了空间,他的人形只能维持一个时辰,漆黑的瞳眸盯着昏迷的汐晚看了好一会,才凝眉将人抱起,朝森林中走去,四周动物撒丫子纷纷跑走,仿佛遇到了更畏惧的东西。

几日过去。

等不到汐晚的秦濹茹不知道叹了多少气,朝一旁的人撒娇。

“师父,我发誓,真的,是汐晚杀了魔王——司救了我们,我们一定要报答她。”

耳朵都起茧子的五长老摸了摸白胡子,无奈带着宠溺:“好!好!好!为师相信你。”心里在估算着一个如此年轻的女子怎么可能杀得死魔王——司,就是他,也只能打个平手,但奇怪就奇怪在这里,传来的信息,两大门派的各掌门长老都还在闭关,那么那女子又会是谁,难不成是隐世的大前辈?

若真是如此…………。

“濹儿你口中的……汐晚她真不是妖?。”

“师父,你还不相信徒儿嘛?扶灵剑当时都没有振动,汐晚绝对不可能是妖。”

扶灵剑是抓妖师世代传承下来的剑,可感应方圆十里妖气的存在,秦濹茹的父亲曾是一位享有盛名的抓妖师,他手里的扶灵剑更是抓妖界中排在了法器前五,可惜,十几年前死在了大妖的手里。

五长老安抚几句后道,“若真的不是,拉拢一二……。”

心里带着丝激动,要真的是,邀请回门派,当一长老也好啊,能压住降魔派天天在他们门口嘚瑟的势头,想想降魔派到时的脸色,五长老就开心,还可以让其教教弟子降魔的本事。

………………

一处阴冷的山洞内。

水‘滴答!滴答!’落下。

汐晚是被冻醒的,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在水里,吓得爬起。

哗啦啦声响起。

浅色绿衣贴近在出水芙蓉的女子身上,肤如凝脂,犯懵的星眸带着茫然,仿佛误入尘世的仙子,不沾一丝烟火。

躺在暖石上舒适的狐狸懒懒的闻声看去,眸子有那么一刻的顿住,快速移开。

汐晚拍了拍胸部,摸了摸自己,发现还是之前的衣服,还有旁边的熟悉的狐狸,松了口气,她还以为自己又穿到哪个时代去了,这才注意到自己之前整个人被放进了水里,居然还能呼吸?

不过很快注意力被转移,她发现魔气侵蚀的筋脉好了不说,甚至比之前更加充盈,很是惊喜。

她记得自己昏迷在草地上的,起身,一身的衣服自然干透,走到闭眼的狐狸旁边,蹲下,真心笑了,“是你救了我吧?。”

狐狸松了松僵硬的四肢,不动,眼也不抬,装死。

“那这东西就给你吧,给我反正也没用……,就当答谢礼了。”也算两清了!

汐晚拿出紫霖魔放在狐狸面前 ,看向刚好那融入一人的水池,这水似乎不平常。

当然不平常,那是世人一生想找都找不到的漓水,可以洗去身上的魔气还可以疏通筋脉,也是魔最讨厌的。

抱着她找到这个山洞也是纯属巧合,祁夜本来打算亲手帮她除魔气,有了这漓水,想没想,就把她扔下去了,只要不是人,躺几万年也淹不死。

祁夜微微震惊汐晚就这么大方把绝世宝物给了他,转眼就看见汐晚把水池里的漓水一滴不剩的收进了空间………………。

有了魔丹,虽然是碎裂的,里面蕴含的魔气也让他这些天吸收的差不多了,魔丹隐隐成形,若加上这紫霖魔,不出半个月,就能修出完好的一颗魔丹,修为恢复,他眯了眯眼,没拒绝,无愧的收下眼前的紫霖魔。

“你是怎么带我到这的?”汐晚抬眸,不疾不徐的朝他走去,实在好奇狐狸小身板怎么拖的动她。

狐狸施舍般抬眸,眸色淡淡地瞥过汐晚。

仿佛在看一个傻子。

汐晚摸了摸鼻子,才想起自己居然在等一只狐狸说话,不禁轻笑出声“忘了你是只狐狸,还是一只来历不明的狐狸,还不会说话”。

看似善解人意,实则在报复狐狸刚刚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她。

哑巴狐狸!

想想她就乐。

“闭嘴!啰嗦。”一道说话的声音响起,如寒冬般的刺骨,下一刻仿佛就能冰冻三尺,本来就阴冷的山洞,冷风阵阵。

男的声音?

她一直以为这白狐狸是女的,就是因为太过确定,忘了看性别了,虽然上次想看没看成,她还是坚信不疑自己的感觉,而且那么漂亮的狐狸,书里不都说是女的多吗…………。

作为打丧尸还不忘淘过九尾狐外传、聊斋、画皮之真爱无悔好几本书里面都有狐狸是女的某人心中忍不住感叹:果然,书误人呐!!!。

汐晚惊讶过后,最后重新锁定在狐狸的身上,那眼神仿佛高高在鄙夷且冷漠看她:“………………喂,你说什么呢,居然说我啰嗦?”

汐晚咬牙微笑,她话算少了好吧!

祁夜看眼双手气的插腰的女子,小脸上带上了淡淡的薄红,就像上了一层妆,嘴唇都不开心的抿成了一条线,他把视线稍稍向山洞偏移过去,依旧没有起伏平淡的嗓音,“祁夜。”

???

这声音她怎么觉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脑海一闪而过的念头,汐晚想抓也抓不住,不知道是不是水泡的久了, 越想越头疼,摇了摇头,索性不想了。

“祁夜?想不到你一只狐狸还有名字。”看狐狸转而带着微怒的眸子瞪来,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怎么,还不能说了,我还没说你呢,明明可以开口说话却不说。”现在想想之前对着狐狸自言自语的自己,她就觉得自己是个傻逼,都快没脸看了。

互瞪就像两人傻了吧唧似的,祁夜压下轻易被激起的脾气,移开了眼。

还有脾气了,她还没生气呢!

气的抬腿就走。

祁夜目光抬眸跟去,眸光渐渐地暗淡,也是,如果知道他是魔,恐怕跑的还来不及!

他心中嗤笑,却无法掩饰心底莫名的落寞,闭上了眼。

想直接走的汐晚刚走了几步,习惯性摸向怀里,空荡荡的,怔了下,不知不觉好像已经习惯狐狸的存在了,想了想,还是回头,拎起了呆滞住的狐狸放进怀里。

猛然睁开眼对上了双熠熠生辉的眸子里,比起星光还要闪耀动人,祁夜微微愣住,心跳猝不及防地跳空了一拍。

她没走?

“我想了想吧,还是让你跟着,等你哪一天想离开了就离开,不想就跟着我。”

只是不想少了个暖宝宝的某人没脸极了,心满意足摸了摸狐狸的毛。

她的话让祁夜一默,心渐渐平定,眸色深沉了许久,好半晌才沉沉开口,“你说的是真的。”

哪怕以后知道他是魔?

出了山洞,风吹来,带着淡淡的花香,一派祥和,汐晚闭眼享受了一番,考虑都没考虑随口道:“当然。”

暖宝宝多好,女子大姨妈必备用品,就是不知道她现在这具身体会不会有大姨妈出现,没有的话她保证做梦都能幸福笑醒。

…………

从来的这里,第一次吃到粥哪怕只是稀稀拉拉的米粥,汐晚都感觉知足极了,搭配咸菜,脸上就差写上‘太满足’三个字了,祁夜蹙眉,实在不明白这些普通的食物有什么好吃的,偏偏视线被她脸上的神情吸引住了,将信将疑头闻了闻眼前的粥,果断扭头。

这狐狸也太有灵性了,还知道嫌弃。

看见这一幕的念初白失笑,汐晚听见抬头望去,被自己救下的文弱书生初白,一双深邃的眸子钳着一抹笑,温文儒雅的气质,是许多女子心目中的梦中情人。

“汐晚姑娘的这只狐狸还真有灵性。”饱读诗书的念初白还未见过这么灵性的狐狸,不免感慨,若不是汐晚昨晚突然出现救下他,他恐怕要被山匪劫走进京赶考的路费不说,能不能活着婚礼都难了。

汐晚看了眼跳到窗台上有几分吹风意味的狐狸,笑了笑,见怪不怪,低头喝了最后一口粥,“万物皆有灵,没什么奇怪的。”

闻言有几分道理,念初白点头,见汐晚已经吃完了,便起身准备收拾她的碗,洗的发白的布衣,也不减他的一身傲骨。

使汐晚看了几眼,没注意到回过头的狐狸见她没抗拒别人的靠近,甚至还带着笑,黑色的眸子渐渐浓郁,落在一旁没动过的米粥,打翻了。

‘啪’碗摔在了地上,差点砸到念初白脚,多亏汐晚反应快速将人拉到了旁边,直直看向罪魁祸首。

狐狸心虚都没有,反而扭过头跑远了,带着挑衅。

气的汐晚心疼啊!

你不吃,不要浪费啊,给她也行,她不介意的。

“浪费粮食可耻!”

念初白觉得这句话还挺有道理的,轻笑出声,“浪费粮食可耻,说的好!念某看汐晚姑娘也是知识渊博。”

莫名其妙被夸奖的汐晚迷茫:“————呵呵!”勉强一笑。

偏偏念初白没感觉出来,沉浸在这句绝妙中,随手将碎碗捡起,拿去了厨房。

决定教训教训狐狸的汐晚摩擦手掌,同念初白说了几句等一会回来,朝狐狸跑出去的方向追去。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斗舞小说 » 小说《上古神树她来自末世》汐晚完整版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