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渔惑嬴驷,盈缺小说免费阅读

风雨之后的湘江,一道彩虹横跨,阳光洒在江水之上,一片波光粼粼的江水顺流而下,两岸的鸟鸣,此起彼伏,好不热闹,一张竹筏却突兀的逆流而上,比逆流更突兀的是,竹筏之上躺着一个衣着焦黑的人和一只羽毛卷曲的赤驚

书评专区

城中村的王寡妇:好看的小说

盈缺

盈缺》免费阅读

风雨之后的湘江,一道彩虹横跨,阳光洒在江水之上,一片波光粼粼的江水顺流而下,两岸的鸟鸣,此起彼伏,好不热闹,一张竹筏却突兀的逆流而上,比逆流更突兀的是,竹筏之上躺着一个衣着焦黑的人和一只羽毛卷曲的赤驚鸟,除此之外,并没有人撑篙,而竹筏却一直平稳的往潇湘城而去。

刺眼的阳光照耀下,渔惑艰难的睁了睁眼,昨天发生的一切像是光怪陆离的梦,但是周身的酸痛和左手握着的蛊笛,右手食指的戒指,无一不让渔惑意识到昨天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

忍着酸楚渔惑撑起身,坐在竹筏之上揉着眼睛愣愣的看着眼下的一切,发现筏子上四仰八叉的躺着那只已经焦黑的赤驚鸟,更令自己吃惊的是,筏子竟然逆流而上。眼下这一切让渔惑与天雷落下后的一切怎么都联系不起来,抓着起卷的头发努力的想着天雷之后,师父的大阵有没有布成?应龙和螭龙最后又怎么样了?自己和赤驚鸟又是为何没有丧生天劫?自己为何又逆着湘江之水而上?一连串的问题让渔惑头痛欲裂,仰起头一声长啸。啸声在山林之间回荡,霎时间虫鸣鸟叫嘎然而止,此时一声佛号,如远山寺庙传来的晨钟钟声一般,渔惑寻声望去,只见岸边一位手持风马,一身杏黄僧袍的僧人,微微笑着的向着渔惑望来,目光交汇,渔惑顿感一阵安详,只听僧人开口说道:“不知施主能否渡小僧一程?”

渔惑尴尬的看着逆流的竹筏,不知所措的说道:“可以是可以,但是这竹筏…”话未说完,僧人微微一笑,轻道一声“无妨”,信手捻一片苇叶丢入江中,纵身一跃竟然就站在苇叶之上,向着竹筏驰来,渔惑怔怔的看着僧人,目瞪口呆的说不出话。僧人见渔惑发呆,又是微微一笑,这一笑很是温润,像是暖冬的阳光,能够融化坚冰,二十岁的模样,眉清目秀,一脸佛相的僧人登上竹筏,冲着渔惑一施佛礼,开口说道:“小僧梵音海,谢施主仁善。”

“不客气,其实也不是我在撑筏。”渔惑不知如何回复。

梵音海呵呵一笑,说道:“那倒也是,如此精绝的道法,整个四海八荒怕是也无几人可以做到。”渔惑一惊,心想:“这僧人高深莫测,万不可让他知道这是师父所为”但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就冲着梵音海傻傻的笑着。

梵音海见渔惑傻笑,也不多话,冲着渔惑一颔首,盘膝在筏子上坐下,目光旋即落在赤驚鸟身上,又是呵呵一笑,手结法印,一道金光闪过,指尖对着赤驚鸟轻轻一点,躺着的赤驚鸟悠悠醒来,打了个滚,颤颤巍巍的立起身,抖抖翅膀,竟然像是人一样,冲着梵音海点了点头,梵音海似有所指的说道:“造化难测,一切皆是缘法,无需道谢。”赤驚鸟似乎能听得懂梵音海的话,振振翅膀想要飞起,却发现羽毛受损严重,只能悻悻的蹲在竹筏之上,对着江水发呆。渔惑惊在当场,看着赤驚鸟和梵音海半响才开口问道:“大师,竟然精通鸟语?”

梵音海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但见渔惑也似乎觉得有些不妥,又问道:“大师你能听得懂它讲话么?”

这时梵音海才幽幽说道:“小僧精通四海八荒的数十种语言,甚至上古符文,小僧亦有研究,但是赤驚鸟,刚刚分明什么也没说。”

渔惑想了想好像确实如此,又想追问,梵音海自顾自继续说道:“是她能听懂人言,此鸟灵智已开,又有奇遇,小兄弟你福分不浅啊”

渔惑又是一阵疑惑,心想若是能够和赤驚鸟交流或许能够知道天劫之后发生了什么。于是冲着赤驚鸟道:“赤驚鸟赤驚鸟你能听得懂我的话么?”赤驚鸟似乎很是不耐烦的冲着渔惑恶狠狠的一声嘶叫,渔惑吃了一鼻子灰,只听梵音海哈哈大笑起来。

渔惑还想问福分是什么意思,这时两岸山林之中竟窜出一队盔甲森然的人马,竹筏前头也赫然出现一艘大船。渔惑吃惊的看着,此时梵音海食指往竹筏一点,竹筏竟然停在江水之中巍然不动。只见大船之上出现了一队人,为首的一人身形魁梧,身着盔甲,手握长剑,正是潇湘城主,任无继。

梵音海起身,未等对方发问,双手合十道:“小僧梵音海,独行潇湘,不想惊动城主,未想,竟劳任城主出城相迎,当真是客气客气。”

梵音海话音未落,任无继面色突变,收起长剑,毕恭毕敬的欠身施礼,然后开口说道:“卑职失礼,不敢阻挡神王法驾,只是卑职公务在身…”

话至此处,任无继稍一停顿看着竹筏上满身焦黑的一人一鸟,使了一个眼色默不作声。此时任无继身侧一位副官模样的人开口说道:“那黑不溜秋的一人一鸟是干什么的,怎地如此这般模样?”

梵音海面色微沉,看了看副官说道:“这是我的船夫和他的渔鸟”

副官模样的人又继续追问:“为何如此这般模样”

梵音海似乎有些不耐烦的回道:“他们话太多了”

副官疑惑的问道:“话太多了就…”

梵音海未等副官问完,手掌一起一落,顷刻间一道晴天霹雳落下,不偏不倚的落在副官身上。

任无继吃惊不已的看着身旁的副官浑身黑烟直冒,声音有些颤抖,继续说道:“只是只是卑职要事在身,不能为神王接风洗尘,还望神王海涵”

梵音海一挥袍袖淡淡说道:“我自行进城便可,尔等自顾公事,两不相扰最好不过。”

无继见神王脸色阴沉,急忙下令船只让开一条水道。

梵音海掐指念决,竹筏继续顾自逆流而上。而在此时任无继又出声问道:“神王且慢,卑职还有一事相问,不知神王,如何识得卑职?”

“二十年前,书院第十五届学员举试,你名列甲等第七,殿试之时,和尚我就在金殿之上。金殿会试,你难道也忘了不成?”梵音海见任无继分明是在试探,冷冷的说道。

任无继一惊之下,冷汗津津,传言西海神王是一世接一世的转世活佛,梵音海是第六世,而二十年前金殿之上的是第五世活佛-洛桑仁钦。活佛转世之后依旧可以保留着前世的记忆和佛法,不仅仅修为惊人,地位也是超然的存在。相对于被家族架空的四大国的羸弱帝王,西海虽然地处西北,但是西海一十八国,七十二城,对神王的不仅仅是忠诚更是一种虔诚,所以即便一百多年前的五国混战,依旧没有人敢兴兵西海。而如今这个身处西海权力金字塔顶端的神王,为何孤身只影的来到潇湘城,而且正是从下游异象频出的潇湘之渊逆流而上。究竟潇湘之渊发生了什么,是否真的又与神王有关,任无继并不知道,也不敢追问,虽是疑窦丛生,但也只能恭敬的目送着竹筏离开,然后下令继续沿着湘江而下向着潇湘之渊行进。

渔惑怔怔的看着梵音海,似乎要问些什么,但是却不知从何问起,虽然他能感觉到梵音海对自己并没有恶意,但是他也知道梵音海的出现亦绝非偶然。而梵音海看着发呆的渔惑,也不多话,顾自的盘膝而坐,赤驚鸟似乎很是亲昵的蹲在梵音海的身旁,理了理羽毛就闭目养神。

渔惑看着渐渐远去的大船,心中又是一阵的担忧,可是任他怎样回忆,都难想起天雷之后的事情,只能不断的挠头,而竹筏却顾自逆流而上,再有一百多里就到潇湘城了。

而渔惑或许并不知道,他生活了一十六年的边陲小城,此刻或许是整个四海八荒最为关注的地方,诸方势力如潮水一般的涌来,而这一场风起云涌的漩涡中心,竟是自己。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斗舞小说 » 渔惑嬴驷,盈缺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