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渔惑嬴驷《盈缺》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新周历,一百一十九年春,南明—离州城离州是大荒五国之一的南明,最南端的一座孤城,左右皆为险峻陡峭的高山,而离州城恰好是坐落在群山之间的一座盆地,因其本是大荒与南蛮交通的要塞,毗邻南蛮之地,久经南蛮和荒

书评专区

城中村的王寡妇:好看的小说

盈缺

盈缺》免费阅读

新周历,一百一十九年春,南明—离州城

离州是大荒五国之一的南明,最南端的一座孤城,左右皆为险峻陡峭的高山,而离州城恰好是坐落在群山之间的一座盆地,因其本是大荒与南蛮交通的要塞,毗邻南蛮之地,久经南蛮和荒外妖兽的滋扰。

于是,离州城自古便以城防坚固,闻名于世。踞山势险峻,经年累月修筑的城墙,高十余丈,城内屯兵数万余,易守而难攻,虽说数十年来荒海无大战事,但自古以城防坚固,而闻名遐迩的南明边塞重地,离州城。却是日夜操练之声隆如雷鸣。

离州城城主,是大荒二十二家贵族之一的姜家嫡长子,更是大荒成名数十年的名将,无论是兵法还是武修,术法的修为,在整个南明国乃至放眼整个四海八荒,都可称得上一流,执印离州的数十年间,姜南厉马秣兵,未曾懈怠分毫。有了这大荒名将的姜南驻守离州,更是无惧南蛮十万大山的威胁。

而离州城的险要,就像是扼住南蛮之地咽喉的一只巨手,虽然上百年来离州城防一次次的让南蛮的侵犯消弭于无形,城下却堆积着数不清的人兽骸骨,静夜无风之时,磷火闪耀,寒气森森,让这无比森然的要塞,百年间从未寂寞。

就在近日,百家军领袖,泉客族女王玛姬阿宓、大荒游侠之首乾在野、南蛮共主屠黎余,早已集结联军十万之众,昼伏夜行,慢慢地逼近这南明第一关――离州城。一场数十年未有的惨烈大战蓄势待发。

残阳西斜,一行三人的身影,被如血染的霞光,拉的细长而又凄凉,三人默默的俯视着山下的离州城,这三人不是别人,正是这十万联军的统帅玛姬阿宓,荒海大游侠乾在野和南蛮共主屠黎余。

只见其中一个身长丈余,方口阔鼻,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开口道:“我与那姜南老儿也算是敌对数十年,如今联军数倍于离州城守军,倒不如一鼓作气,踏平了这离州关隘,杀他奶奶一个痛痛快快,岂不美哉?何必如此这般那般的做作,搞什么分兵奇袭,真是急煞老子。”此人正是那南蛮百族共主屠黎余。

屠黎余说完见二人也不作答,依旧默默的站在山巅不语,自觉无趣的屠黎余闷哼一声,还欲说些什么,却见另一个身负长剑,一手拎着一个硕大酒葫芦的男子,轻叹一声,旋即打开酒葫芦,咕咕的灌了一大口酒。有意无意看向中间那身形赢弱的女子,轻咳一声,开口道:“阿宓,你可真的已经做了决定?”

玛姬阿宓依旧默默地俯视着离州城道:“自从我泉客一族国灭之时,这一日就已经是注定,只不过早一日晚一日罢了,何况你我不过都是这荒海的一枚棋子,说什么决定,这些又岂是你我所能左右的?无非就是乱世求生罢了!”说完玛姬阿宓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再者说,在野,莫不是还对五国,心存希冀不成?”

乾在野闻言顿了顿,又喝一口葫芦中的烈酒,自顾说道:“学宫之战后,我早已被家族除名,对大荒本已没了念想。只不过……今夜过后,又不知有多少生灵涂炭。”

只听屠黎余冷哼一声道:“乾大侠,你可别说什么生灵涂炭,南蛮十万大山之中近年来百兽异动频频,莫说我南蛮儿郎,就是百家军和游侠们,又有哪一天没有惨死兽腹的子弟,今夜若拿不下这离州,这十万子弟,过不了今年冬天,怕是都变成了恶兽过冬的点心。”屠黎余冷言冷语的说着。

玛姬阿宓看着屠黎余和乾在野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无奈,静静地说道:“希望依先生之计,能拿下这离州。”话未说完却又一阵惆怅,心中忖道:“拿下离州之后,又怎么面对南明和大荒的围剿,若是守不住离州城,这里也是我们的葬身之所,依旧活不过今年冬天。”

乾在野,愁云惨雾的面庞上的阴云更甚,而屠黎余此时满不在乎的说道:“你们不都已经商议好了对策,众游侠从高处空袭离州的信塔和钟鼓楼,切断离州对外信道和烽火台,驭兽师驱逐百兽封城门、驿道,出城一人杀一人,让他们不能报信不就得了。”

玛姬阿宓轻蔑的看了看一脸满不在乎的屠黎余说道:“屠黎共主此番万不可恋战,只需缠住姜南即可,切记不可以命相搏,等待众游侠控制信塔和钟鼓楼之后,再合众人之力诛杀姜南,破门之后定要收束将士万不可滥杀无辜!”

“屠黎余,我知道南蛮将士生性狂野好战,但是城破以后,万请共主约束将士,切莫滥杀无辜,总之一句话,降者不杀!”乾在野听完,依旧忧心忡忡的对着屠黎余再次说道。

屠黎余笑了笑,嘴角抽动,一丝难以察觉的冷笑闪过,冷冷的回复道:“只要不反抗,我南蛮子弟兵就不会乱杀无辜,但我比你了解离州的军民,屠城可能会比劝降更容易。更何况此番攻城,又不仅仅完全是人,即便我能约束将士,但是此番御兽法术之下的万千的攻城猛兽,见到这人间炼狱般的战场,血腥刺激之下的凶兽又如何驾驭?”

乾在野一时语塞,屠黎余紧接着说道:“我虽深处南蛮,但也听闻乾大侠当年可是十步杀一人,仗着一柄天丛云大剑,杀的学宫可谓是血流成河,尸横遍野,那一日倒在乾大侠剑下的五国亡魂,没有一千怕也有八百吧!”

乾在野闻言至此,怒气骤起,目露狠厉之色,双拳握的咯咯作响,几欲祭剑,玛姬阿宓见二人言语不合,便出言调解道:“屠黎共主,当日事之原委至今尚无定论,不过仅是荒海以讹传讹,再者说我们三方,如今休戚相关,提这些莫须有的旧事,又有何益?”

“我是怕乾大侠到时候再悲天悯人,侠义心肠,误了正事!”屠黎余说完扭身而去,只留下乾在野和玛姬阿宓二人漠然而立。

玛姬阿宓看着漠然的乾在野道:“世事无常,你也别再为那些陈年旧事神伤了,攻城也实是无奈之举,若是你真的不忍,擒下姜南后,你便离开离州前往潇湘吧。”

乾在野摇了摇头道:“怕是在整个荒海人眼中,我乾在野都是一个随时都会嗜血乱杀的恶魔罢了。罢了,罢了。”这句话说完乾在野眼神之中仿佛多了几分漠然和无奈。

“不管怎样,我还是想告诉你,虽然战争是残酷的杀戮,但是这个世界自古以来都是不破不立!日后我们要面对的这种事情多得是,要么拿起屠刀,浴血搏杀,换一条生路,要么自缚求饶吧。”玛姬阿宓声音不带感情的说道。

“阿宓,我们的路究竟在哪里?”问了这句话,乾在野又喝了一口酒等着玛姬阿宓的回答。

玛姬阿宓怔怔的出神,伸手夺过乾在野的酒葫芦,慵懒的喝了一口烈酒,不再回答乾在野的话,幽幽的说道:“我不知道你的路在哪里,但是我记得国灭那年,我才六岁,我亲眼看到我的父王,王兄,和所有成年的男性族人被尽数屠戮,所有的女性被贩卖到荒海各地,沦为了这个世界最卑贱、最肮脏的不可接触者,卑贱到我们的影子无意之间和贵族的影子接触,都要被活活绞死!

我们做着这个世界上最繁重、肮脏的事情,却连自己的自由和生死都不能掌握,和牲畜一样命如草芥,任人宰割。而你这个贵族出身的公子爷,怕是永远不能理解这种绝望的卑贱。甚至很长一段时间,我绝望到已经忘记了我是谁!直到我遇到他,那个西海至高无上、万众尊崇的西海神王,我才知道,这个世界原本其实并没有贵贱高低之分。”

似乎在提到西海神王之时,这个身形单薄,又满带决绝的女子,眼神之中焕发了一道莫名的光彩,玛姬阿宓顿了顿,接着继续说道:“在野,其实我不是想复仇,如今我只想拿回曾经属于我的东西,给族人,给所有的不可接触者找一个栖身之所,让四海八荒依旧被奴役的不可接触者们都知道我们并不是生而卑贱,我们和那些贵族一样,都是造物主创作的血肉之躯,都是可以公平的生活在这一片荒海之上的人,万物灵长,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

乾在野怔怔的看着身旁看似瘦弱的玛姬阿宓,不再言语,默默地俯视着离州城。

夕阳,悄无声息的隐入了群山之间,夜色来的是那样的猝不及防的,特别是这高墙巍然的离州城内,已然华灯初上,虽不是熙熙攘攘,车水马龙的那般喧闹,却也是一片的祥和的繁华,而这一切,或许是暴风雨来临前最后的安然。城楼之上的火把逐一亮起,巡兵如梭,火光映衬下的离州城是那样的森然,冷峻。

而离州城远处的几座高山之上,早已是暗流涌动,隐藏在山间的蛮族将士,将一个个木桶绑缚在像雄鸡一般,却长着人脸的怪鸟身上,蓄势待发,此鸟便是凫徯。又有数十位一身轻甲,身负长剑的游侠傲然而立,而远处一片黑压压的兽群也在不住的低声嘶鸣,战事未起,一股悲怆之意已然蔓延开来。

“姜南老贼,速速开门受降,看你屠黎爷爷取你狗头!”此人不是他人,正是南蛮共主屠黎余,叫阵之声刚起,离州城楼之上立刻响起了战鼓,一身血红铠甲的中年男人出现在城楼之上,只见此人一脸紫色虬髯,面红如枣,虽不是高大威猛,但是周身上下一股无形的威势咄咄逼人,正是离州城主–姜南。

“屠黎余,你蛮族儿郎的鲜血当真是流不尽么?刚消停几月,何故又来送死!”姜南看似愠怒实则不屑,说完又低声吩咐左右道:“速去把姜紫琰带来观战。”

说完理了理铠甲,登上望楼,凝神远望之下,姜南不免有些疑惑,与以往不同,南蛮此次入侵并非像之前一样队形杂乱,毫无章法,一通强攻之下,血流成河,甚至连城墙都没有爬上就已经溃不成军。

眼见如今的南蛮阵容整齐有序,屠黎余率领数十虎骑领先叫阵,往后是身形巨大,背负巨木的巨猿,再往后竟然是一片空地,百米之后才是南蛮的主力步兵,更让姜南费解的是以往都是身穿藤甲的将士如今却并未着甲,来不及细看往后的阵容,却听到一阵阵屠黎余的叫骂之声,让原本就暴躁的姜南心烦意乱,恨不得立刻下城与屠黎余对阵,但内心一股隐忧却突然萦绕心头,生怕有诈的姜南试探的喊道:“堂堂的蚩尤后人,未曾想如今竟也和这些卑贱的垃圾为伍,屠黎余啊,你如今是越来越不入流了!”

屠黎余嘎嘎几声大笑道:“老贼,怕是不入流的是你吧,爷爷喊了半天,你这红皮猪却不敢对阵,还不快快打开城门,洗干净脖子,让爷爷宰个痛快。”说完一阵哄笑。

此时一个身穿粉红长衫,油头粉面的少年一边整理衣襟一边登上城楼,姜南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摆摆手冲着少年喊到:“姜紫琰听令!”

姜紫琰一怔望向父将十分不解,以往战鼓擂响父将总是让自己观战,并要在战后让自己总结两军利弊,可是每次都是老样子,姜紫琰已然烦腻无比。而此时突然听到父将下令的语气与以往不同,便恭谨的屈膝拱手道:“姜紫琰领命!”

“吾儿紫琰,今日之战,恐生变故,若是战事不利,速回府邸带上紫熤速速前往燚都,不得有误!”姜南急促的说完,不等众人反应,急忙掐指念决,红光乍现后,一头如牛大小,通身如沐烈火,虎面犀角,龙爪凤羽的巨兽出现了,这时一声嘶吼带着逼人的热浪袭来,这是姜南的坐骑也是姜家的守护神兽赤炎兽。姜南飞身御兽,赤炎兽纵身一跃,就要下城对阵屠黎余。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斗舞小说 » 渔惑嬴驷《盈缺》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