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渔惑嬴驷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盈缺》最新章节

晚风习习,一轮红日似乎要沉到湘江的江水之中,将半个天空和整个湘江都染的通红,游鱼洄潮,飞鸟入林,虫声鸟鸣之声不绝于耳,渔惑与梵音海依旧入神的一教一学着太上感应篇,而赤驚鸟一直在林中穿梭着,不时衔来各种

书评专区

盈缺

盈缺》免费阅读

晚风习习,一轮红日似乎要沉到湘江的江水之中,将半个天空和整个湘江都染的通红,游鱼洄潮,飞鸟入林,虫声鸟鸣之声不绝于耳,渔惑与梵音海依旧入神的一教一学着太上感应篇,而赤驚鸟一直在林中穿梭着,不时衔来各种野果,菌菇。而渔惑不时偷偷吃着赤驚鸟衔来的野果,竟也不觉得饥饿。

笛声悠扬,早已没有了暴戾之气,一片出奇的祥和,与两岸的虫音鸟鸣相映成趣,渔惑能清晰的感受到湘江两岸无数生物的气息,甚至可以与它们交流,不禁大喜。试着吹着蛊笛召唤着赤驚鸟,未曾想赤驚鸟却对渔惑的笛音充耳不闻,甚至远远遁开,渔惑也并不能感知赤驚鸟的想法,不由得一阵泄气。

梵音海见此也是不由一乐,对着渔惑说道:“不知今晚施主能否再借住一宿。”

渔惑一惊,吃吃的说道:“我住在城外江边的草庐,连城主大人都对您毕恭毕敬的,我这一个平民,只怕招待不周吧。”渔惑这是实话,家徒四壁的渔惑一直都是打一天鱼,换一天的吃食。而昨天开始到现在鱼篓空空如也。别说招待这位什么神王了,就连自己怕是也要靠着赤驚鸟衔来的野果裹腹。

梵音海似乎明白了渔惑的担心,爽朗的一笑道:“小僧不过只是一个修行人,有一屋檐遮风挡雨,粗茶淡饭裹腹足矣。”

渔惑见此,心知推脱不掉,自己内心也十分希望,能向这位所谓的神王多学一点东西。于是抄起渔网,准备多打几网鲜鱼,梵音海也不阻拦,亦不帮衬,就这样负手站在竹筏之上,凝视着东方,而此时赤驚鸟亦盘旋在竹筏之上,口中似乎衔着一只活物,渔惑心中一乐,心忖道:“这赤驚鸟倒也懂事。”

赤驚鸟叼着一只肥壮的野兔落下竹筏,渔惑见此立即用一麻绳将野兔捆好,丢在一旁。赤驚鸟大步在竹筏之上来回踱步,只见赤驚鸟大腹便便,定是饱餐了一顿。

临近城区几网的鱼获都不是很多,丢掉那些小的,只留下几条巴掌大小的江鲫,加上一条野兔,应该也足以应付晚餐。

夕阳已经落下,余晖之下的湘江已经开始慢慢变暗,而竹筏也放慢速度,前方不远处就有一道许多船只连成的水上哨卡,于以往不同的是船上毕恭毕敬的站着一众衣着华服、穿金带玉的贵族绅士。

渔惑顿感吃惊,但是旋即一想顿时明了,这一众贵族士绅怕是冲着梵音海而来,于是收拾渔网,静静地在竹筏之上不知所措的站着。

潇湘城虽然隶属周国,但是毕竟是边陲小城,以往别说见到贵族,就连见到士绅都要弯腰侧身避过,这虽是边陲小城的,潇湘城被自西而东的湘江一分为二,江南朝阳的一岸是城主府、几大世家的府邸,以及任各项城务的官员,还有一些商贾大户的宅院,而江北是底层贫民的居住区。而像渔惑这种世代打鱼为生的渔民和出苦力为主的劳力者,只能居住在江边或者城外。

“在下潇湘城归姓潇氏第十二代世袭伯爵潇湘城郡礼雁南奉城主之命在此恭候西海六世神王法驾。”竹筏还没近前,为首一人首先躬身施礼其余众人皆是紧随其后躬身。

梵音海悠悠的转过身看着哨卡两边的众人,沉声说道:“小僧只身探访故友,不为公事,不为佛法,不劳诸位大驾相迎。”

“神王这是哪里话,您屈尊降贵来此边陲小城,哪怕仅是途径到此,我等虽是位卑职微但也应尽地主之谊……”自称归雁南的是潇湘城贵族之首的归家潇氏家主,虽然仅仅任值郡礼但是就连潇湘城主任无继也要敬让三分。毕竟归家是四海八荒二十二贵族之一,而曾经的潇湘城便是归家原本的封地之一。任无继仅仅不过是履职城主。在整个潇湘城,可算是名为一人之下,实则却是要比城主更有话语权的第一人。

梵音海没让他继续说下去,挥了挥手说道:“今日天色已晚,明日再说吧!”说完一挥袍袖示意众人退下,御竹筏径直而去。

众人见此纷纷小声议论,归雁南见此有些措不及防,随即又问道:“卑职已在望江楼,备下酒宴,不知神王可否赏脸下榻望江楼!”

梵音海听到望江楼后明显一滞,随即回复道:“我已有归处,替我沽两坛望江楼的沉鲤酿,送来即可。”说完也不理众人,孤傲的站在竹筏之上不再言语,晚风吹着梵音海的杏黄僧袍,在渔惑眼中仿佛天人一般,满眼尽是惊羡之意。

略过一众贵族士绅不谈,竹筏过了水上哨卡不久之后,便到了渔惑居住的茅庐江边,渔惑利落的停好竹筏收拾东西,就引着梵音海和赤驚鸟向着草庐走去。

江风猎猎的草庐显得有些单薄,草庐外一个用篱笆围成的园子,园子里耕作着一块一块的草药苗圃,茅庐两间,里面除了一张木桌两把竹椅,两张床铺便别无他物,院内有一个露天的灶台,果真是一贫如洗,渔惑将桌椅移到草庐外,烧了一壶水,然后就开始忙碌着晚饭,梵音海在园子里看着种着的些许药材,似乎明白了为何渔惑会清苦至此,不由一阵同情。

不多久归雁南就带领一众贵族和小二打扮的一队人匆忙而至,见梵音海在院中端坐,很是不解的恭敬的开口陪笑道:“神王真是好雅兴。”说完便吩咐手下将两坛沉鲤酿搬进院子,后面还有一行人端着食盒鱼贯而入,可是渔惑这草庐就一张小小的方桌,也就只能放下几道小菜。正当归雁南不知所措之时,一阵车马的叮叮当当之声响起,八匹骏马拉驰的珠光宝气的马车缓缓停下,车马坠饰,金银玉件琳琅满目奢华至极,金玉撞击之声不绝于耳。

车马停下后随从数十人各司其职,掀轿帘、搬马凳、铺地毯、点花灯、撒花瓣…..一切极其繁琐的排场过后众人路侧恭敬站好,轿内走出一翩翩少年,左拥右抱,皆是婀娜多姿的绝色佳人,只见少年一身粉色长衫,看似普通,华灯映衬下竟是星光闪闪,仔细看来粉色长衫之外竟罩着一件淡蓝色的披风,轻薄至极却精巧的绣着一团团木槿花,银丝勾勒栩栩如生似乎能感受到一阵香风袭来,一身粉色长衫映衬头顶簪花翠饰,白嫩的脸颊三分妖娆七分桀骜,下巴微扬,杏圆的眼睛一双如夜空般漆黑的眸子,神采奕奕,一时间渔惑竟看的痴了。少年下车后推开身旁的两位绝色佳人径直向着梵音海走来。

梵音海也不惊讶,但是一旁贵族皆是怔在当场,归雁南刚想开口,此时贵公子一扬象牙折扇,高声说道:“我当是谁如此排面,整个望江楼的沉鲤酿皆被你沽来,倒让小王怎生消遣。”

梵音海起身一施佛礼,含笑说道:“赢四王子说笑了,小僧仅此一点爱好,未想还触了王子雅兴。”

“那是带着两坛沉鲤酿跟我回望江楼,还是我在这陪你这酒肉和尚大醉一场。”赢四王子似乎并不想在此久留,摇着象牙扇在篱笆墙外说道。

“小僧寻友而来,今夜要与渔惑兄弟,一醉方休。四王子要是有此雅兴,不妨屈尊降贵,共浮一大白。”梵音海看了看一旁拎着兔子的渔惑说道。

赢四王子吃惊的“哦”了一声,循着梵音海的目光看向了渔惑,不由一阵疑惑,打趣的说道“神王如此高冷之人,未曾想在这潇湘城还有高朋。”说完定睛观瞧着渔惑,甚是不解。

渔惑此时完全不知所措,看着如此排场和院内外人头攒动的贵族士绅更加局促,拎着兔子竟然也忘记要干嘛。

梵音海一挥袍袖示意四王子入院,赢四王子微一蹙眉,吩咐左右道:“摆席吧。”说完径直走入院子,左右侍从得令后秩序井然的开始收拾院子,点挂华灯,点香,撒粉,夯实地面,铺地毯,垫地板,然后搬来一张巨大的楠木圆桌,三张紫檀木的椅子,然后各色冷盘纷至沓来。不消片刻,原本一贫如洗的草庐顿感珠光宝气,华丽无比。四王子示意梵音海诸位落座,梵音海却也不动,看着渔惑和静静的蹲在一旁的赤驚鸟呵呵一笑道:“渔兄弟,可愿落座一叙。”说完示意渔惑落座。

而此时的渔惑一脸污垢,满身焦黑,手拎着还在挣扎的兔子,怔怔的不知所措。四王子呵呵一笑说:“君子远庖厨,即便是招待神王,也不劳您亲自下厨。”说完亦是示意渔惑落座。

不仅仅是渔惑吃惊,就连满城权贵也都摸不着头脑。渔惑局促的丢了兔子,眼见满是珍馐美味,华贵不凡的饭桌顿感不适。

但是渔惑知道,梵音海是诚心邀请,而且这原本就是自己的院子,想到这里,心下一宽,大大方方的坐下。而此时仍旧站着的赢四王子略感尴尬,看看梵音海,梵音海微一点头,两人一同坐下。

梵音海此时道了一声佛号后,取下佛珠,对着院外众人说道:“小僧这位兄弟院落窄小不能款待诸位,还请诸位请便。”

众人一听,神王此意是下了逐客令,也都识趣的纷纷作揖告退。四王子见此也挥退左右,一时间院内只剩梵音海、赢四王子、渔惑三人,还有一只一直蹲在角落的赤驚鸟,一只五花大绑的兔子。

梵音海又开口说道:“我与渔惑乃是至交好友,和四王子您也算累世之交,我们今天抛去僧俗尊贵,共饮一番如何?”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斗舞小说 » 渔惑嬴驷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盈缺》最新章节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