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王榆知惠郝玉,我的丧尸老公小说免费阅读

王榆知都要急哭了,生怕这“丧尸”等会儿真的会给自己一口,毕竟他刚刚一出场就是从窗户外蹦了进来,这可是二楼啊,常人怎么也无法做到吧!“我真不是月儿、我都不认识你、求你了,放开我吧,我还年轻····我还不

书评专区

爱吃排骨陈村粉的刘庄:还不错,很有期待感觉

冬叔:自己给自己来一个鼓励(狗头护脸)

我的丧尸老公

我的丧尸老公》免费阅读

王榆知都要急哭了,生怕这“丧尸”等会儿真的会给自己一口,毕竟他刚刚一出场就是从窗户外蹦了进来,这可是二楼啊,常人怎么也无法做到吧!

“我真不是月儿、我都不认识你、求你了,放开我吧,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话语中有些颤抖。

惠郝玉见眼前的女孩儿被自己吓得都快哭出来了,连忙松开自己的双手:“我怎么舍得让你死,当时我找到你的时候,你已经···不过好在我在最后一刻的时候将体魂珠打入了你的体内,我说过,无论怎样,我都会找到你的!”

啊,服了。都说了不认识,这家伙是只听后半句不听前半句吗?

见男子松开了自己,且暂时没有伤害自己的想法,王榆知摸索着墙壁往后挪了挪,只是那两只筷子始终没有放下去。

王榆知怂了怂鼻子,刚刚吓得鼻涕差点都流了出来:“郝玉是吧?那个,你真的没有被感染到病毒?”

“病毒?怎么会呢月儿,体魂珠护体,可保灵魂以及肉身,更是百毒不侵!”惠郝玉唇角微微勾起,露出迷人的笑容。

王榆知甚至有些看呆了,不对,现在不是花痴的时候。

虽然面前的人貌似有些失忆啥的,但是看皮肤状态和瞳孔以及其他的症状,似乎确实并没有感染到病毒。

王榆知这才稍稍缓解了之前紧张的心理,打量着面前的男子,那头发好像不太像假发啊,这一身衣服仔细一看竟然还绣着一些纹路,看样子也是不便宜。

“我不是什么月儿,我叫王榆知,还有,你大半夜砸我家玻璃进来干嘛?”

惠郝玉看着王榆知似乎真的不认识自己了,琢磨了起来,之前师兄说过这体魂珠是要在生前的时候就必须打入体内,如果是刚好断气在打入体内,肉体很难保存下来,不过灵魂会随着体魂珠转世投胎。

他初次从墓穴中出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个世界已经不是他那个时代了,只是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如果是转世灵魂的话或许真的就不认识自己了。

“想必月···榆知已经不认识我了,也是,这体魂珠只是带着你的灵魂转世,不记得也是可能的,不过我很肯定榆知姑娘就是我要找的人,至于这叫玻璃的东西,我实在不知,实在抱歉!”说着,惠郝玉微微颔首,那语气那动作俨然是一副翩翩公子。

王榆知可是越听越糊涂了,这个古装美男是脑袋秀逗了吗?什么体魂珠还灵魂转世。

不过看这帅哥认真的样子又不像是在逗她。

“你要不然先坐下,认真和我讲讲是怎么回事,放心,我这会儿不报警!”王榆知小手儿指了指一旁的床,自己也搬着小凳子坐在一边。

惠郝玉满眼柔和的看着眼前模样与月儿一样的女孩儿,又看了看没了玻璃的窗外。

开始回忆起自己和月儿的故事。

“初相逢时,我随着师兄刚进入秦宫,为秦皇寻找长生不老药,也就是后来的体魂珠。”

\”噗呲——”惠郝玉那声音和表情都是一脸认真的模样,惹得王榆知忍不住笑出声来,还秦始皇,还不老药,哈哈哈,要真有不老药的话我都能说自己是孙悟空转世。

见王榆知不信,惠郝玉微抿着唇,伸出修长的手指,冰凉的指尖轻轻放在女孩的太阳穴上,霎时间,周围的环境全都改变。

王榆知一脸惊讶的看着四周,只见烟雾弥漫,面前的惠郝玉已经不在了。

“喂?你在哪啊?”王榆知四处寻找着,但除了烟雾还是烟雾,直到那烟雾慢慢散去,四周的环境才有所变化。

“师兄,你当真要去那蓬莱为秦皇寻得长生不老药?”身后响起熟悉的声音,王榆知转过身来,不知何时,周围竟然是一处古香古色的建筑,两个高扎着发髻的男人跪坐在书案前。

其中一个身穿白衣,举止儒雅,正是惠郝玉,只是此时的他脸上还多了些稚嫩。

“郝玉,你在这,你带我来的这地方是哪儿啊?”王榆知走上前正准备拉惠郝玉的时候,手指却直接从其身体穿过。

王榆知不可置信的看着周围,这,竟然是个幻境!

坐在对面的男子已是中年模样,留着嘴唇上留着两撮有些发黄的小弯胡须。

胡须男打开了一则古书,指了指书中的一处:“师弟,你瞧,师傅留下的书中正好记载了蓬莱之地,传闻那里有仙人,若能求得一药,便能永存千秋!”

惠郝玉看着这本书,笑道:“师兄,这书···并非什么古书,而是我闲暇时编撰的,哈哈哈,当初蹭着师父他老人家不注意,放在了他的书架上···”

“什么?你!你这臭小子!”胡须男气的敲了一下惠郝玉的脑袋,这师弟从小由师父带着,养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习性,师父云游后,这小师弟便来此跟着自己的身边,这次竟然被这臭小子给摆了一道。

胡须男又敲了敲书案:“你这臭小子害的师兄好苦,亏我还花了几个月来看这本书,现在你说,秦皇那边怎么办?”

“师兄莫恼,这书虽然是我编撰的,但是其中确有其事,师父曾经和我讲过,不过有所偏差!”惠郝玉笑道。

“师弟且说来听听!”

“师兄口中的长生不老药大概便是那体魂珠,我也不知道体魂珠到底有什么作用。”惠郝玉缓缓说着。

胡须男两根手指头摸了摸那卷翘的胡须,若有所思道:“体魂珠我倒是知道,听闻是可保灵魂与肉体的东西,其珠分阴阳,在那昆仑山上,不过是真是假无从而知,毕竟也没有典籍记载此珠!”

“反正,师父说有!”惠郝玉认真的说着。

“师父当真这样说?”

惠郝玉点了点头,只不过师父最后走的时候这说了这么一件事情,再之后师父云游便也不知道师父何去何从了。

“父亲!聊了这般久,该用午膳了!”一道柔和的声音传了过来,王榆知和那两人的目光一同看向门口。

“丢啊!这,不是我吗?”王榆知走上前自己看着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女子,只不过这个女子比自己瘦那么一点儿,脸比自己小那么一点,一头的黑发比自己长那么一截儿,穿的衣服和自己不一样外,其他的和自己竟然没什么区别。

当然,这个和自己一样的女孩看起来更温柔软糯,说话的声音都是柔柔的,让人一看就有保护欲。

再回头看了眼惠郝玉,那家伙竟然已经楞在那儿了,整个眼睛恨不得落在姑娘的身上。

许是察觉到自己的失礼,惠郝玉赶紧转移目光,只是那张脸上已有些红晕。

胡须男爽朗的笑着:“呵呵,月儿过来,见过你惠伯伯,你惠伯伯可是和为父同一师门,郝玉,这边是我那女儿,算起来也只比你晚出几个月!”

徐月儿也是一进门便瞧见这位翩翩公子,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见过惠··伯伯。”

眼前的男人也有些不好意思,明明只比自己小几个月,自己却硬生生被叫了一声伯伯:“这,月儿姑娘万万不可,师兄不可,这一声伯伯,外人听着只以为我是个老不要脸的!”

徐福被逗得哈哈大笑:“随你们吧,反正老夫都不介意!”

惠郝玉对着徐月儿说道:“月儿姑娘叫我郝玉便是,我被师父带入师门的时候还是个小婴孩,那时候师兄都已经成家立业了!”

徐月儿看了一眼惠郝玉,那一汪汪双眸又垂了下来,嘴角柔笑着:“惠公子说是便是!”

徐福拍了拍惠郝玉的肩膀:“好啦,走,用午膳去,都是一家人,不讲两家话!”

王榆知看着离去的三人,原来这便是惠郝玉口中说的月儿,确实和自己长得基本上一模一样,难怪他看见自己的时候会把自己错认为是他的月儿。

画面又是一转,夜晚,星辰璀璨,那月儿犹如一盘银碗挂在天空,在湖水中波光粼粼,周围散发着花香。

原来这就是古代的天空啊,果然能看见很多的星星,现在的世界,城市里基本上看不到什么星星,若是想看还得跑很远的山上。

湖边一男一女。

“月儿,我已经决定了和师兄一起去昆仑,我一定为你寻得体魂珠!”惠郝玉激动地说着,但始终不敢再往前走半步,男女有别,若是被旁人看见,那会玷污月儿的清白。

徐月儿摇了摇头,转过身看着那平静的湖水,一脸忧愁:“惠公子,月儿的身体···月儿很清楚,公子又何必再为月儿执着于那体魂珠!”

“不,我会让你好起来的,我···”我喜欢你,这几个字到嘴边惠郝玉还是没能说出来。

徐月儿掩着嘴咳了两声:“惠公子,父亲他后日出发,将带三千随从,这其中所需要消耗的必定不少,父亲虽没异心,但是那秦皇可不这么想啊···咳咳,后日父亲出发,月儿···作为父亲的把柄,将会进宫···为妃···咳咳”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斗舞小说 » 王榆知惠郝玉,我的丧尸老公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