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御兽至尊》小说最新章节,白毅裴云絮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身材魁梧男子穿着藤绿叠套云纹紬青衣衫,一条暗深红色龙凤纹角带系在腰间,一头飘逸的发丝,双眼深邃。女子上身穿着深灰蓝舒针琵琶袖练漂曲裾袍和茶绿彩锦绣八搭晕花锦,下身是深灰刺绣神锦衾锦斜裙,披了一件金属铜

书评专区

御兽至尊

御兽至尊》免费阅读

身材魁梧男子穿着藤绿叠套云纹紬青衣衫,一条暗深红色龙凤纹角带系在腰间,一头飘逸的发丝,双眼深邃。

女子上身穿着深灰蓝舒针琵琶袖练漂曲裾袍和茶绿彩锦绣八搭晕花锦,下身是深灰刺绣神锦衾锦斜裙,披了一件金属铜扣圈子模版印花披风,耳上挂着焊丝绿帘石玦,凝脂纤长的手上戴着烧蓝烟晶指甲扣,细腰曼妙系着红紫色蝴蝶结子长穗五色束腰,上挂了个折枝花的荷包,脚上穿的是金丝线绣重瓣莲花锦绣双色芙蓉底靴。

她有着标准的苹果脸,眉下是顾盼生神的美眸,整齐的长发,华贵的衣容穿搭在她的身上,相得映彰。

大街上的民众绕过二人身旁,生怕惊扰这两名达贵。

青阳镇西边,宽阔的主街旁,道路被清扫至一尘不染,相比较于东街,显得冷清许多。

一大群人站在路口,项目以待。

为首站立一名头发花白老者,老者身穿黑色棉绸流云纹便服,老者身后站着黄三和一名身穿天蓝色长袍的男子,再后面是一大群人,每个人面容有些拘束。最后是一众家丁。

老者回首嘱咐道:“今日小女和城主大人归宁,你们都给我打起精神来,谁要是惹了城主大人不快,别怪我不顾情面。”

看那架势真是和黄三如出一辙。

众人连忙应答。

黄三侧首看了一眼张家大门,脸上露出得意的时候笑容。

张家大门紧闭,张高远和一名老者趴在门缝朝外张望,张高远看着大街上黄三的表情,好像吃了死苍蝇一样。

呸!

“爹,你说他们家有什么好得意的,不就是把女儿送到城主府当妾了吗?你看黄兴贤那老家伙笑的,都能夹死苍蝇。”

“唉!谁让黄珊受宠呢!唉!黄兴贤生了一个好女儿,以后再也不要跟黄三对着来,对你没好处。”

说完,老者又叹了口气,转头朝堂庭走去。

张高远面带不忿,将梨花扇狠狠打开,呸了一口,扇着梨花扇走回房子。

不一会黄三身旁的男子看着远处走来一男一女。

“爹,来了”

“大哥,在哪,我怎么看不见?”黄三问道。

黄兴贤压抑了下激动的心情,拉了拉自己本是很平滑的衣服,对着黄三怒骂道:“你看你那样子,多跟你二哥学学,哪有点出身富家子弟的样子。”

黄兴贤看着走来了两人顿时停止了说教,远远带着众人迎了上去。

双方一见面躬身齐呼道:“参见城主。”

中年男子立马扶起黄兴贤,

“丈人客气了,大家快快请起,都是一家人,不要拘礼。”

女子两手松松抱拳,在胸前右下侧上下移动一下,并微微鞠躬道:“女儿给爹爹请安。”

黄兴贤立马上前抓住黄珊的手,说道:“免了,快快进去,别让你娘等急了。”

黄珊点点头,中年男子跟黄兴贤走在前面。

后面是兄妹三人,黄珊看向蓝色长袍男子,问道:“二弟在昊阳宗修行还算顺利吧!”

蓝色长袍男子点了点头。

黄珊也是知道老二脾性,没有丝毫不快,又看向黄三,用手摸了摸黄三的头,笑道:“最近没惹事吧!”

黄三嘿嘿一笑,“大姐,你又不是不知,我最听话了。”

黄珊用手指了一下黄三的额头,笑道:“就你,不气爹娘我就谢天谢地了。”

黄三抓住黄珊的手指,娇声道:“我的好姐姐,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就别说我了。”

黄珊笑着摇了摇头。

众人来到院子,院子中摆了七八桌宴席,黄珊去给母亲请安了,黄兴贤拉着城主来到主桌,说道:“城主快快请坐。”

中年男子笑道:“丈人你还是叫我的名字吧!”

黄兴贤微微一笑,“那今日我就失礼了,还请城主莫怪。”

耿鸿羽点了点头,说道:“不怪,不怪,都是一家人,何怪之有。”

黄兴贤招呼耿鸿羽落座,轻轻吭了一声,转头看向耿鸿羽。

耿鸿羽点了点头。

黄兴贤这才开口道:“今日,小女和贤婿归宁,我黄某人不胜荣幸,在坐的各位都是我的至亲,也是珊儿的叔伯子侄,我黄兴贤生下珊儿荣幸,能嫁得鸿羽更是荣幸,也是咱们黄家的荣幸,让我们一起敬鸿羽一杯。”

众人齐声叫好,纷纷端起酒杯大喊敬城主一杯。

耿鸿羽嘴上说着不敢当,还是端起酒杯一口喝下。

房间里,黄珊坐在一名老妇身旁,房间里七八个妇女,一个劲夸赞着黄珊有福气,黄珊只是面带笑容坐在老妇旁迎合着众人。

院子里众人喝完第一杯,坐下吃菜,气氛渐渐活跃。

轰隆

一声巨响传来,大门带着萧墙一块翻倒在地,尘土四溅。

黄三怒喝道:“大胆,哪个不长眼的杂碎敢来闹事。”

尘土渐渐消失,众人这才看清,一道穿着淡黄袍的男子出现在大门口,用手挥着尘土。

黄兴贤还是老成一些。

“阁下是谁?所谓何事,要今日来打我黄某人的脸。”

耿鸿羽打断愤怒的黄兴贤,笑道:“白小将军这是为何?”

边走边挥手的白昊穹笑道:“耿城主也在此地,没事,你坐你的与你无关,我就是来杀贼寇而已。”

“哦,贼寇,你杀贼寇跑我丈人家干甚!莫不会白小将军迷路了吧!”

白昊穹没有搭理耿鸿羽,转头环视一圈。

“哈哈,都在,正好我不用到处跑了。”

耿鸿羽一掌将桌上子击的粉碎,怒喝道:“白昊穹你不要欺人太甚。”

白昊穹走到最后一张桌子上,拿起酒壶灌了一口。

谁都没有注意黄三的面色从刚看见白昊穹的惊喜慢慢转为担忧。

白昊穹将酒咽了下去,缓缓说道。

“传大将军令,青阳镇黄家犯上作乱,欺压百姓,勾结贼寇,全家共九十三口,立斩不赦。”

耿鸿羽怒喝一声:“放肆,白昊穹你别满口胡言,青阳镇在我回龙城的管辖之类,黄家如何还轮不到你大将军府管,再说黄家怎样,我还不知。”

白昊穹微微一笑:“路见不平,先斩后奏是国主给我父亲的权利,你不服,去告状啊!”

耿鸿羽怒急生笑。

“如果我今日非要保黄家,如何。”

白昊穹轻蔑一笑:“不如何,只能连你一起宰了,然后在加一条回龙城城主耿鸿羽庇护黄家,一起欺压百姓,已伏诛。”

耿鸿羽冷笑道:“你确信你能杀了我。”

白昊穹毫不示弱回道,:“耿城主实力神藏镜初期,而我只有筑基后期,确实杀不了你,可是你别忘了,我白昊穹不光被人称为小将军,更多的时候被人称作虎威侯。”

话毕,白昊穹手中出现一只白色海螺。

“你大胆。”

“我确实大胆,但我父亲胆子更大,你要不要试试。”

白昊穹斜视耿鸿羽,说着就要将海螺放在嘴上。

面色变幻的耿鸿羽猛地坐在没有桌子的凳子上。

“住手,有话好商量。”

白昊穹这才收起海螺,在最后一张桌子旁坐下,遥遥看着黄三。

耿鸿羽内心盘算着,白昊穹不好惹,白尘更不好惹,白尘的不好惹不在于他神藏镜巅峰的修为,而在于两点:

第一,白尘是和国主一起打天下的生死兄弟。

第二,战事了确后,白尘手下好多将领士兵,选择了修行,现在有些人已经成为各大宗门的顶梁柱,虽然不知道有多少人,但是白尘当初散了三十万兵马,不敢赌,而且听说昊阳宗三长老现在已经到了元神镜的强者,就是当时白尘手下的统领。

最主要是赤焰帝国中只有武道天赋不高的人才会选择在帝国中谋得一官半职,天赋出众的都在修行,谁知道白尘振臂一挥有多少人出头。

想到这耿鸿羽这才苦涩一笑,抬头看向白昊穹。

耿鸿羽顺着白昊穹目光看向微微颤抖的黄三,似乎明白了什么,但还是忍不住问道:“昊穹兄,不知道黄家人怎么得罪了你?你看有没有和解的可能,我最近得了一块先天灵宝七阶紫耀铜精,你意下如何。”

白昊穹微微摇了摇头,

耿鸿羽还是不死心的说道:“实在不行,谁得罪了昊穹兄,你将谁带走,紫耀铜精我还是双手奉上。”

黄三立马瘫倒在地:“姐夫。”

房间中观察局势的黄珊也冲出门口,大喊道:“夫君不要。”

耿鸿羽望向黄珊大喝一声,“闭嘴。”

黄珊被这一幕吓了一跳,自从他嫁给耿鸿羽,耿鸿羽还没有冲他发过这么大火,黄珊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黄兴贤看着这场面也明白了,上去就给黄三几个嘴巴,怒骂道:“畜牲,我天天让你不要惹事,你还给我惹出如此大乱子,我今日非的打死你。”

一名老妇也冲出房门。

“老爷,住手,别打了,要打就打我。”

黄兴贤指着挡在黄三面前的妻子怒骂道:“都怪你,平日让你惯,现在你还惯,今天我非的让你俩好看。”

一声大喝传来。

“够了,别演了,等会下去了随便你们怎么演。”

黄兴贤瘫坐在地上,老妇人也瘫坐在黄三旁边。

黄三手指着白昊穹,哭骂道:“我怎么招惹你了,上次我打那个小乞丐,你路见不平打我一顿,我也没有出言不逊,不就跑远后骂了你几句,你非得灭我满门。”

耿鸿羽一听起身立马提起黄三,问道:“你说可真。”

黄三抽噎着点了点头。

耿鸿羽看向白昊穹缓缓说道:“昊穹兄,就因为这点小事就要打杀黄三一家,莫不会太过,难道你真觉得赤焰帝国你们白家说了算。”

白昊穹摇了摇头说道:

“小事,来我跟你讲讲道理,五年前你对着你口中的那个小乞丐踢了一脚,那孩子大约三岁,要不是有好心人相助早就命丧黄泉了,三年前,你喝多了扇了孩子一巴掌,孩子口吐鲜血,要不是那只黑猫,也活不长久,加上上一次你的那一棍,你算算几次了。”

黄三怒喝道:“不就是一个小乞丐吗?这天下上那么乞丐你为何不管。”

白昊穹冷笑一声。

“来来,我告诉你为何,因为你嘴中的那小乞丐他姓白。”

听到这话耿鸿羽面色猛地一变,他想起前几日和手下统领喝酒时的那一幕。

耿鸿羽跟四位统领坐在城主府吃酒。

底下老李问道:“城主你说黑甲军出现在青阳镇到底要干嘛?最近这几日都在青阳镇后面的乌山旁扎根了,有什么事说一声,咱们下面的兄弟不能解决吗?”

耿鸿羽微微一笑。

“这次黑甲军来,上面下命令了,不管黑甲军干甚,让我不要去过问,不过我跟传话的禁卫是远房亲戚,他跟我说,好像是因为为白尘十年前失踪小女儿的事,我再问,他就让我做好分内之事,不要瞎打听。”

说到这,底下统领陈兴安忍不住说道。

“当年白尘女儿失踪,闹的人尽皆知,当时画像都下发到兄弟们手中,几乎赤焰帝国和周边帝国都贴满了,怎么出现在青阳镇,要是在青阳镇不就早发现了吗?”

陈兴平也开口道:“对对,当时我跟我哥还出去找了一遍,想着要是找到,最起码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了,不过这白尘也够执着的,这几年只要听到风声,不管真假,黑甲军都会去探查一番,也不怕费事,我觉得啊,说不定早就死了,可惜那么俊俏的姑娘了?”

耿鸿羽冷声道:“你是不是喝多了,胡说八道什么,掌嘴。”

陈兴平立马尴尬一笑,抽了自己一巴掌。

耿鸿羽冷声道:“什么话在这说说可以,出去别乱说,这件事是白尘的逆鳞,别最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还连累别人。”

回想完这一幕,耿鸿羽立马看向白昊穹说道:“我不管了,你该杀杀,不过我黄珊我要带走。”

“夫君,不要啊!”

耿鸿羽怒喝:“闭嘴。”

白昊穹看着面如死灰的众人,缓缓道:“那是自然,耿夫人已经是你耿家之人。”

耿鸿羽双手抱拳,“多谢。”

说完看向黄珊,“我们走。”

黄珊蹲坐地上大哭,“夫君我不走求你了,救救他们,救救他们。”

耿鸿羽蹲下身形,用手抚摸着黄珊脑袋。

“不是我不救,是我也救不了。”说完用手轻轻一击,黄珊晕了过去。

耿鸿羽抱起黄珊转看了一圈面色苍白的众人,瞬间踏空而去。

耿鸿羽一走,黄兴贤的亲属才想起逃命,纷纷朝门口跑去。

一柄银白长枪带着枪芒冲向众人。

片刻后,青阳镇黄家男女老少九十三人尽诛。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斗舞小说 » 《御兽至尊》小说最新章节,白毅裴云絮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