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陈年《举报!这个不良人太狗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知县府邸,占地并不算广,庭院内亭台楼阁,绿柳周垂,假山怪石,点缀其间,显得极其雅致,一个武夫知县能有此等风雅之气,已经算是不俗。这府邸是知县大人上任几年后,他自掏腰包,出钱买料,乡亲们自发出力建筑而成

书评专区

举报!这个不良人太狗了

举报!这个不良人太狗了》免费阅读

知县府邸,占地并不算广,庭院内亭台楼阁,绿柳周垂,假山怪石,点缀其间,显得极其雅致,一个武夫知县能有此等风雅之气,已经算是不俗。

这府邸是知县大人上任几年后,他自掏腰包,出钱买料,乡亲们自发出力建筑而成的,毫无疑问,这是百姓们对一个清廉父母官的认可。

陈年手持狼牙棒,面色冷酷的向案发现场走去,途中他肌肉绷紧,时时刻刻处于备战状态,以防偷袭。

而一旁的仵作则开始叙述起了自己的验尸报告:

“知县大人死于自己房中,无中毒,无致死伤痕,浑身遍布轻伤,最终血液流尽而亡。”

“另据检验,房中并无他人血迹与打斗痕迹,但伤口却似人为所致。”

“师爷衣衫不整的死在知县夫人的闺房,浑身”

“等等,死在哪?”陈年停下了脚步,神情惊愕的打断了仵作的报告。

仵作会心一笑,“衣衫不整。”

嘶,剧情有点复杂化了…

不过也让陈年松了一口气,这案件展现出的迹象显示,应该与‘狼妖食心案参与者都死了’无因果关系,或许是一个巧合。

陈年又思索片刻,觉得如果案情没有呈现最终结果,依旧无法确认自己人身是否安全,于是他沉吟片刻,问出了一个有关案件发现方向有关的问题:“知县夫人呢,穿了没?”

“我来时,已经送出府邸,现,正在抢救中…”仵作神情略显失望,随之继续报告,“师爷死的很蹊跷。”

陈年白了他一眼,都衣衫不整的死在知县夫人闺房了,能不蹊跷么,“说重点!”

此时的陈年心中有些疑惑,记忆显示,这知县夫人于甲申荡妖与知县相识,曾为知县大人挡过致命攻击,这么浓厚的感情,也没七年,怎会说变就变,难不成师爷的特长是特长?

仵作瞪了回去,开始解释,“之所以说蹊跷是因其浑身没有任何伤痕,也没有中毒,只是双眼外凸,面相惊悚,充满了惧色和恐慌。”

陈年听完眉头皱起,心中开始对以上信息进行了分析。

知县大人乃捕快出身,五年前因参与朝廷的甲申荡妖之乱,获朝廷赏识,荣升知县。

武夫三境铜皮铁骨境巅峰,一般宵小之辈无法近身,那么遍布轻伤,流血而死,无中毒迹象,无打斗痕迹,应该有几种可能。

第一种,高出两境以上的武者或者高阶术法之人所为。

第二种,被妖魔迷惑控制。

第三种,不能还手或者不愿躲闪,可能性很小,等知县夫人醒了问问。

第四种,护士,那种前凸后翘,粉色衣工装,腿上是巴黎世家,认穴极准,扎男友数刀均是轻伤,流血不止….呸,胡想什么呢,这个古老的王朝咋么可能有护士….但护士装…

“啪。”

在仵作震惊的眼神中,陈年给了自己一巴掌,心中暗骂“混蛋,你这是穿越把脑子穿秀逗了吧,这可是关乎你能否活下去的案子,再不专心或许下一个死的真的就是你了。”

陈年对自己发起了最后的警告,随后沉下了心思,肾上素狂飙,脑子飞速运转,继续分析起了案情。

师爷恰恰相反,死的毫无痕迹,无伤口,无中毒,那可能性就非常广了,一会要亲自勘探案发现场。

知县夫人在抢救,等醒来以后第一时间去询问出,应该能得出一些信息。

“王捕快呢?”陈年想起了一个人,死了的同僚王三章。

仵作答道:“目前王捕快的尸体正在往这里运送,尚未勘验,无法给出任何线索。”

陈年叹了口气,为这位同僚默哀了片刻,道:“继续。”

“没了。”仵作看了一眼今天有些不正常的陈年,表情古怪,如果非要形容…看猪成精的表情。

线索这么少,陈年眉头皱起,必须勘探现场,他发出了命令,“带我去知县夫人闺房。”

知县夫人房门打开,一股子香气传出,陈年下意识的嗅了嗅,果然“香夫人”的别号名不虚传。

但随即他便皱起了眉头,因为这香味中所夹杂着的丝丝血腥余味让人有些不舒服。

入房,陈年第一眼便看到了衣不遮体的师爷横于桌旁地面,他下意识瞟了一眼。

小东西,还挺别致。

陈年走近观察,发现师爷身上并无明显伤痕,但对于他这种练武之人,一眼便看出了问题所在,精气尽失。

他皱起了眉头,然后缓缓蹲下,发现端倪,捏开师爷嘴巴窥探,这几根黑色卷着的细丝是什么?

陈年当即要来了仵作的一副银筷子,夹出了几根放到了白色的毛巾上,看着这些卷曲的毛发,他神色一怔,然后发现鼻腔也有,这就过分了…

他继续审查手中的毛发,很快就发现了不正常,这些毛发之所以卷曲,并不是自然卷,而是因为有灼烧的痕迹,显然是高温余热造成的。“因燃烧而卷曲的毛发?”

视线偏移,看到了倒在地面的桌子旁有些许的灰烬,蹲下身子扒了扒,一个黄色纸脚漏了出来,陈年辨别片刻,便认出了这纸张的材质。“符纸?”

又用手捏起,认真审查,再次确认是师爷身上的符纸,上个月求的,县衙人都知道,遇妖自燃,可现已成灰烬。“妖物作祟?”

起身看窗户,窗台有抓痕,印记纤细,像小型猫科或者狐狸之类的纤小动物所为,但半扇窗体的破洞很大,可容一个小巧的女人穿过,“化形的女妖精?”

走到床边,掀开被子,褥子很是整齐,不湿润也不凌乱,没有挥汗如雨的痕迹。“俩人应该是清白的。”

抬头看屋顶,白绫悬空。“上吊?”

因高温而卷入的毛发,燃烧的符纸疑似妖物作祟,损坏的窗上有化形的妖魔爪印,而窗子破洞可容纳一女人通过,床单干净无水渍,白绫悬空。

结合以上条件,陈年得出了一个不算成熟,但却说得通的结论。

夫人上吊,恰巧妖物进入,附身其体内上,师爷恰逢来访,妖物遂利用毛发攻击师爷,欲吸食其精气。

然而师爷身上有符纸,妖物随即施展魅术,让师爷自动脱衣,再次开始吸食。

师爷临死之际于疼痛之下恢复理智,慌乱中抓起符纸,符纸自燃,灼烧了妖精,随之妖精现了原形,从窗口夺路而逃。

所以床上无痕迹,没有做。

沉思片刻,陈年当即决定继续勘探另一个案发现场,“走,去知县大人的房间。”

知县房外。

陈年缓缓进入,但仵作与衙役则是不愿意再进入那血腥的场景,候在门外。

陈年入内,走进知县身旁观察,知县面色惨白泛青,甚至发黑,明显失血过多而致,但精气却还在,\”人为?”

又观其身上,大大小小伤口数不胜数,均是剑伤或平行细伤。“剑刃或平行类利刃所为?”

不远处放着知县大人的软剑,还有血迹,陈年用剑对比伤口,“吻合。”

陈年又起身观察案发现场,并不乱,只是到处是鲜血喷洒的痕迹,但打斗痕迹又并不明显,“被控制或者只挨打不还手?”

视线展望其余地方,发现被角有一小片血迹,与现场血痕不符,走至床边,陈年掀起被子。

“噔噔瞪。”快速倒退的脚步声。

他吓得连连后退,一堆脏器,数不胜数。

刚刚破获的狼妖食心案!这些脏器一瞬间让陈年有了这个联想。

片刻,他皱眉沉吟片刻,面色不解,“不对,知县精气还在,武夫的精气可是大补,不比师爷的香么。”

再次深呼吸片刻,陈年再次走上前去,又一次掀开了被子。许多脏器并不新鲜,鲜艳少数,干瘪居多,甚至有的已经干枯。“恶意嫁祸或者陷害?”

陈年陷入沉思,这一次没有做出结论,只是列出了几条信息。

“知县自愿挨打或被控制,最终被自己的兵器或平行多刃的兵器放血而亡。”

“没有吸精气,再加上现场痕迹,应该并非妖物作祟。”

“床上放有众多并非近期获取的老旧心脏,疑似狼妖食心案未破或恶意栽赃陷害。”

陈年再次回忆起了师爷的死状和案发现场,他想起了一件事,走到知县大人身旁,弯腰抬臀,捏开了知县大人的口腔,弓体靠近观察,并无毛发,再次倾向人为。

难不成是两个案子恰巧同时发生?

扑朔迷离!

陈年突然想起了那个一起并肩除恶的同事王三章,王三章的尸体会不会有什么线索?

\”王捕快的尸体到哪里了?\”

没有回复。

陈年皱眉,加大声音,\”王捕快尸体运到哪里了?\”

\”我在这里。”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斗舞小说 » 陈年《举报!这个不良人太狗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