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山河弈域白易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橘红色的晨光,透过窗纸,形成大小不一的光斑,映在了撅着屁股,脸贴枕头,口水直流,鼾声如雷的白易脸上。吱呀一声,秦妙音刚从外小心推开白易的房门,妹妹秦妙龄便闪身而入。顶着两个熊猫眼的秦妙龄,见到白易这种

书评专区

山河弈域

山河弈域》免费阅读

橘红色的晨光,透过窗纸,形成大小不一的光斑,映在了撅着屁股,脸贴枕头,口水直流,鼾声如雷的白易脸上。

吱呀一声,秦妙音刚从外小心推开白易的房门,妹妹秦妙龄便闪身而入。

顶着两个熊猫眼的秦妙龄,见到白易这种姿势还能睡得如此香甜,随即撸起自己的袖子柳眉微扬,贝齿轻咬舌头,右手对准白易的屁股,使出全力的来上一巴掌。

啪——

“what’s up……你……哎呀……”

“你这屁股是石头做的吗?好硬啊!”

白易噌的一下,从床上起来,捂着自己的屁股,床头床尾来回蹦跳。

秦妙龄则以母鸡孵蛋的姿势,坐在地上,望着快速肿起的‘小猪蹄子’,泪眼婆娑地从袖子里抖落出一支术士笔,开始书写疗伤符。

秦妙音双手拢袖,倚靠在门前,等待屋内两人消停下来以后,这才进来说道。

“一个说自己困,一个正好需要打起精神,这不是挺好的吗?”

“不好!”

床上的白易与床下的秦妙龄,异口同声回答。

白易更是故意从床上起跳,顺着秦妙龄的头顶跃过的同时,秀了一个空中‘一字马’,方才华丽落地。

“你敢诅咒我长不高,姑奶奶今天和你拼了!”

秦妙龄气的直发抖,用还在恢复的右手持笔,火速书写灵篆。

白易以极快速度梳洗完毕,随后双臂环胸,堵在门口,准备见招拆招,彻底制服这位十分淘气的小妹妹。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回荡在白易的客房之中,地板上,秦妙龄书写的四行泛着紫光灵篆,迅速暗淡消逝。

“官家术士倾巢出动,企图彻底消灭我们,汝等接信呈报,不速速驰援,与来客嬉皮笑脸成何体统……还不快滚!”

拄着拐棍的老婆婆,站在捂着脸,蜷缩在地的秦妙龄身边,脸色铁青。

秦妙音行跪拜之礼后,爬到自己妹妹身边,将其搀扶起来,迅速离开。

白易知道老婆婆这是杀鸡儆猴的意思,书信内容,的确是因为自己的冒失,而变得残缺不全,至于事情严重到什么地步,自己要亲自确认才行,思考至此,拱手行礼道。

“叨扰多日,感激不尽,路途遥远,白易不放心那两姊妹,打算一同前去,还请前辈批准!”

一直站在一旁的老婆婆待两姊妹走远,步履蹒跚地来到白易面前,用手中拐棍托起他的双手,语气悲伤道。

“腿在你身上,不必多礼………倘若我们败了,娃娃肯为我们伤心吗?”

白易微眯着自己的眼睛,上下打量着几日不见,的确看起来疲惫很多的老婆婆,心中虽有奇怪,可又不能多想,便抱拳拱手道。

“武夫的眼泪很值钱,血液倒是便宜货!”

老婆婆闻言大惊,冒着摔倒的危险,快速后撤几步,丢掉手中的拐杖,双手握拳交叠于腹,微微弯曲膝盖,行万福之礼,颤声哽咽道。

“娃娃……请恕老妪昔日冒犯….”

“呦…..呦…..呦,使不得……使不得……我……我……我去帮她们!”

白易赶紧拾起地上的拐杖,快步上前托起老婆婆的双手,支支吾吾实在不知道到底说些啥话合适,干脆把拐杖交给老婆婆,脚底抹油,先走为上。

马车疾驰,手握缰绳,打了个小盹的白易,猛然睁开眼睛,发现面前,满是横飞的雪花和冰屑,打盹前道路两侧的郁郁葱葱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被巨力摧残,东倒西歪的枯萎巨树。

吁……

白易猛拉缰绳,让马车停下,转身快速拍打车门道。

“你们别睡了,咱们着了敌人的道了!本应盛夏时节的平西川,现在冰天雪地!”

北风呼呼作响,越刮越大,苍穹愈发昏暗,衣衫单薄的白易,被刺骨的寒意激得直打冷颤,可马车里面,依旧没有动静。

“我可进去了哈……你们说要脱衣服睡的,我看到了可不管了哈!”

等不及的白易,半蹲在马车上,闭着眼睛,扒拉开马车门,本想着会听到秦妙龄的尖叫,结果耳边仅有寒风呼呼作响。

白易睁开眼睛,随后咕咚一声,跌坐在了马车之上。

车厢里,对卧而躺并未脱衣的姐妹俩,被一层足有一指厚的冰晶包裹,裸露的皮肤煞白,脸色却过分红润,好似被装进玻璃罩中一对精致的瓷娃娃。

“不可能有事,我就打了一个盹而已!”

白易爬进车厢,抡起拳头用力砸向冰晶,能够轻易崩碎一寸厚度青石板的拳力,却仅仅让冰晶出现一条细如发丝的裂缝。

可转瞬间,裂缝重新愈合,冰晶恢复如初。

明白两姐妹是中了术法的白易,左手由下向上伸进上衣,撑开一个能够容纳止武剑的空隙,随后右手再由上而下伸进上衣,默念止武剑的召唤口诀,对准冰晶一角,使出一招跪身刺剑,瞬间击碎冰晶。

“成了!”

白易面露喜色——止武剑拥有克术法的特性,上次在青石镇的战斗中偶然发现的,这也是白易放言想去会会相国的底气之一。

嘶……哈……

秦妙龄与秦妙音同时从躺着的姿势,改为坐姿,姐妹俩,不仅呼吸急促而且面无血色,娇躯不停地颤栗着,令人顿生呵护之心。

白易将车上能用来取暖的东西,全盖在两姐妹身上,还把上衣脱下,裹好两人蜷曲发白的双脚,蹲在二人面前,快速搓动双手,交替放在她们冰冷的脸蛋,帮助恢复温度。

“你俩从什么时候中招的?”

秦妙音冷得贝齿咯咯直响,思索片刻道。

“应……应该……是咱们进入……平……西川……不久…….”

听完姐姐的话语,秦妙龄慢慢伸手握住了贴在自己脸颊上的白易的手,小嘴里传来咯咯声响。

“公子……你……是……怎么解开术法的……你的手……真暖和……”

“你又好了是不是?你们俩首先赶紧让自己暖和起来,然后想想办法,怎么破阵,我出去给你们护法!”

白易见秦妙龄又开始犯花痴,收回自己的手,吩咐一句,拿起门后立着的普通宝剑,转身下了马车,与身边这头由符箓驱动的木马,并肩而立。

寒风骤停,一片又一片比鹅毛还要大一些的雪花,从天而降,不到半柱香的时间,道路两侧便再也看不到除白色以外的颜色。

正当白易想要扭头询问,一直传出哗啦哗啦折纸声的姐妹俩时,却看见极远处的一片雪白中,忽然出现了两颗时而分开,时而相聚的乌黑色圆点。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斗舞小说 » 山河弈域白易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