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薛嫣潇长枫小说《代嫁皇子:女将军的掌上娇夫》全文免费阅读

马车上,二人一路相顾无言。薛嫣是又累又气,懒得搭理潇长枫。而潇长枫则是在袖中摩挲着手指,回忆着握住薛嫣腕子的手感。委实太细了。想到胞妹嫁的人是这么个瘦弱书生,哪怕再才华横溢,也多少叫潇长枫有些意难平。

书评专区

胡胖丫:超好玩的一本书!假驸马娶了个假公主,期待萧长枫识破薛嫣女儿身时,目瞪口呆的表情,想想都忍不住拍桌笑!

蜂蜜罐子:这文梗比较绝,在女主爹眼里女主和男主是百合,在男主眼里他们俩是一对断袖,在女主眼里她俩又是一对bg……想嗑啥都行哈哈哈哈 男主替嫁,女主替娶还挺新颖的 绝!

大雨将歇:新坑d(ŐдŐ๑),保证HE!希望宝宝们多多支持哦~

千锦qr:五星好评!好好看的古言(´▽`)ノ♪

代嫁皇子:女将军的掌上娇夫

代嫁皇子:女将军的掌上娇夫》免费阅读

马车上,二人一路相顾无言。

薛嫣是又累又气,懒得搭理潇长枫。

而潇长枫则是在袖中摩挲着手指,回忆着握住薛嫣腕子的手感。

委实太细了。

想到胞妹嫁的人是这么个瘦弱书生,哪怕再才华横溢,也多少叫潇长枫有些意难平。

且方才薛嫣气极横他那两眼,竟是有些……女子般的勾人。

他方才不再言语,也是因着被那两眼给瞪的有些发愣。

潇长枫不理解,这便是断袖会有的目光么?

马车回到尚书府,薛嫣掀开帘子,老远就瞧见她卑微的老父亲翘首看着他们的马车。

“回来啦?怎么样啊儿子?”

听见自家老爹那一声刻意的儿子,薛嫣嘴角抽了又抽,终于是把想说不能说的抱怨咽下了肚,可真是憋死她了。

薛嫣还没回话,潇长枫倒是做出一副温温柔柔地模样开口道:“回父亲,一切都好,夫君陪儿媳见了父皇母后,还遇见了太子哥哥,他们俱是夸赞了夫君的才学恭顺。”

薛远山连连点头,忙差人扶着潇长枫,也不问薛嫣了,就凑在潇长枫身边:“都好就是万幸,圣上对严儿可还满意?”

潇长枫点头:“满意的,父皇还提到了父亲,夸赞了父亲的为官之道。”

薛远山汗颜,他是不在乎圣上夸没夸他,他只担心宫里有人拆穿薛嫣的女儿身。

左右问下来当真是一切都好,薛远山这才把心放回肚子里,扭头悄悄给了自家闺女一个“干得漂亮”的小眼神,看的薛嫣好一阵无语。

明明是她爹出的主意逼她女扮男装迎娶公主,如今最胆战心惊的也是她爹,图什么?

不过说实话,除了大婚前夜她狠狠气了一把,到今日她的气也散的差不多了。

让她顶替薛严,已经是能寻到最好的、不触怒圣上的方法了。

要怪只能怪薛严那个混蛋,等他回府,她一定要……

好吧,她也不能把薛严怎么样,就他那病歪歪的模样,她就用一根手指头估计都能掀翻他。

薛嫣瞧着薛远山对潇长枫亲亲热热的样子,实在不忍心告诉她卑微的老父亲,面前这位公主可是货真价实的男儿身,而且是大景的七皇子。

算了,就瞒着吧,反正圣上也说了,早晚会把真公主送过来的。

到时候再告诉她爹,也省的她爹一天到晚总有操不完的心。

真要是叫她爹知道嫁过来的这位是个皇子,说不定她爹晚上觉都要睡不安稳了。

眼见薛远山和潇长枫往前走去,薛嫣故意落后了几步,唤了她贴身的婢女红袖过来。

这两日她日日同潇长枫在一起,想同红袖说话都找不到机会。

薛嫣压低声音:“怎么样,公子的去处老爷可有打听到?”

红袖苦着一张脸摇摇头:“原是打探到了的,有人瞧着大婚夜那日有形似大公子的人在玄武门附近游荡,但后来那人似乎是出城了,再后来的就没音信了。小姐,大公子那日莫不是真要去跳玄武门?”

薛嫣拧着眉冷哼一声:“拉倒吧,他就是专门做给我和父亲看的。我能不知道他?他可是惜命的紧,断断不会为了迎娶公主这事跳玄武门的。他身子不好,想来也跑不了太远,父亲那边一有消息你就找机会告诉我。如果能确定大公子的位置,姑奶奶亲自去把他拎回来!”

薛嫣和薛严肖似,加之薛嫣平日舞刀弄枪,一拧眉瞪眼,瞧着比男子还要潇洒风流几分。

红袖一边暗暗花痴自家小姐的长相,一边又担心自家大公子的安危。

薛嫣没能和红袖说上两句话,潇长枫便察觉她落后了不少。

潇长枫扭过头神色淡淡地盯着薛嫣,眉目间颇有种“你小子不是断袖么?怎么还缠着个婢女咬耳朵?”的意思。

那意味深长的目光,瞧的薛嫣一张脸就快挂不住了。

薛嫣疾走两步赶上薛远山与潇长枫二人,岂料薛远山望着女儿健步如飞的样子,赶忙心惊肉跳地暗示:“严儿,是为父疏忽了,该喊个轿辇载你入府的。你身子骨不好,这大半日累着了吧?”

薛远山话里话外都在提醒薛嫣:你现在是个病秧子,走路要有点病秧子的样子,别蹦跶那么快,叫人瞧出来可怎么办!

薛嫣面无表情地回复:“父亲,薛府还没大到需要轿辇的地步,儿子也没真病到这两步路都走不动,是您多虑了。”

言下之意:收收,演过了。

潇长枫在一边看着这父子二人打眉眼官司,嘴角竟是带了一点自己也没察觉到的笑意。

这才是父与子相处时该有的模样。

潇长枫心底腾起了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也不知是羡慕还是旁的感觉,总之他看薛嫣,觉着比大婚夜瞧见时顺眼多了。

问完了话,三人还一同用了一顿晚膳。

用罢晚膳,就是薛远山也找不到继续留下二人的借口。况且他适才说过“薛严”身子骨弱,需要多休息,眼下更是没办法把人留下。

薛嫣只好苦哈哈地跟着潇长枫回到了自己院子里。

木门又是吧嗒一声阖上了。

薛嫣苦着脸坐在属于她的软榻上,眼睁睁瞧见潇长枫进到一旁小门相连的盥洗室内换了身松快衣服,出来后直接横卧在挂了红帐子的喜床上。

那床可是上好的黄花梨木打造而成,比她闺房中那张床好了不止一星半点。

薛嫣:嫉妒使我面目全非。

大抵是薛嫣的目光太不加掩饰了一点,原本阖眼假寐的潇长枫警惕地睁开了双眼望过来。

入眼的便是薛嫣略带哀怨地目光。

潇长枫愣了一瞬,瞧了瞧自己,又瞧了瞧薛嫣还穿着的宫服和那张可怜巴巴的软塌,心里明了。

想着今日种种,便开口:“你去盥洗室换身衣服吧,朝云好之前,也只能委屈你同我一屋了。不过有句话我说在前头,驸马这断袖之癖,若是能改还是改了罢,我终究是不希望胞妹与断袖结为夫妻。”

薛嫣见潇长枫都知晓为自己胞妹争取。

想了想,还是要为薛严正一正名:“殿下,其实……薛某并非断袖,当夜所言,是……是诓骗殿下。”

潇长枫:???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斗舞小说 » 薛嫣潇长枫小说《代嫁皇子:女将军的掌上娇夫》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