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傅思娈穆景行《穿书后,皇后每天都在被迫营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看轻罗岁数不大,却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傅思娈冷不丁问了句:“我昏迷这段时间,宫里没出什么大事吧?”“啊?!”轻罗浑身一抖,不敢看她的眼睛:“没……没有啊!”“真没有?”傅思娈目带审视。轻罗犹豫了一下,

书评专区

穿书后,皇后每天都在被迫营业

穿书后,皇后每天都在被迫营业》免费阅读

看轻罗岁数不大,却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傅思娈冷不丁问了句:“我昏迷这段时间,宫里没出什么大事吧?”

“啊?!”轻罗浑身一抖,不敢看她的眼睛:“没……没有啊!”

“真没有?”傅思娈目带审视。

轻罗犹豫了一下,声音蚊子似的:“萧贵妃,有孕了。”

“不可能啊!”傅思娈脱口而出,“她怎么能生孩子呢?”

轻罗惊地是一佛涅槃二佛出世,诧异地望着她:“娘娘?!”

也难怪婢女是这副‘见了鬼’的表情,按照原主的舔狗性子,大约会鞍前马后为她保胎吧?

傅思娈不动声色地补了一句:“噢!我的意思是,之前太医不是说她有不孕症么?”

“想是治好了?陛下勤政淡薄,本就不大亲近后宫。从前还有个月昭仪与之匹敌,自打月昭仪……”

提及月昭仪,轻罗面上露出一丝惋惜。

又接着道:“话说回来,毕竟俩人是将门之后,新朝内忧外患,陛下难免……多关照些,娘娘您可千万别吃心啊。”

轻罗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傅思娈的神色,生怕那句话说差了。

这番话说的妥帖,又不乏理性,傅思娈不由得投以赞许的目光。

只是有一点说错了,那就是萧贵妃的不孕症,根本不可能治好!

因为她压根没病,是皇帝给她下了避子汤。

还有月昭仪,那个活在别人口中的疯婆子,她的悲剧,只怕也有蹊跷。

崇吾建国初期有八大家族,其中汴州穆氏为皇族,南阳季氏女世代掌握后宫,其余家族各自握着两路独立的军队。

历经七朝更迭,皇权逐渐占据主导地位,目前只有僬州萧氏和范阳卢氏还有兵马,其余皆收归枢密院统一掌控。

皇帝根基尚浅,萧家野心勃勃,他会让萧氏的血脉,在宫里诞生么?

这一胎,要么是诈胡,要么就保不住。

想着想着,傅思娈冷汗直冒……

方才那爽利的一巴掌,不会变成一口大黑锅吧?

“这胎咱们可得小心护着,别跟那年在潜邸似的,咱遭那么大的罪。”

见娘娘没有睡意,轻罗将鞋子捡了回来,摆到她脚边。

傅思娈听了她的话,笑了:“她怀孕,关我屁事?我可不伺候!惯的!”

轻罗愣了一秒,淡淡的叹了口气,才道:“不提了不提了,娘娘要不要起来用点黑鱼粥?织锦一直用火煨着,香气馋人不说,对愈合伤口也有好处呢!”

傅思娈点头:“也好!”

随着一声“娘娘起了”,方才肃静的园子,很快热闹起来,炊水的炊水,薰衣裳的薰衣裳。

宫女们早已捧着漱口水、脸盆、罗帕、玉钵等恭敬地守在檐下,轻罗这才挑起珠帘,带着她们缓步而入。

看到宫女呈上的衣物,傅思娈顿时啼笑皆非。

一件件素白无颜,薄如蝉翼,全是女主同款的“绿茶战甲”。

她随手挑起一件袖口坠着银丝流苏的长衣,又看了看托盘中那套粉白色首饰,骇笑道,“穿成这样,是去奔丧么?这是皇后的规制么?”

宫女们小脸煞白,慌忙跪下请罪。

“罢了!”傅思娈抬手止住她,懒得再看那堆衣饰,“穿衣如做人,就得有自己的性格,去给我换些款式新颖,面料精致的来。”

小宫女们一脸懵逼,求助似的看向轻罗。

轻罗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讷讷地望着傅思娈,“娘娘,可这些都是按照……”

后头的话她不敢往下说,皇后娘娘的打扮是模仿谁,凤池宫里没有人敢说,这是禁忌。

“按照什么?还不快去!”

傅思娈端坐于妆台前,手轻轻碰了碰额上的痂子,着实伤的不轻,可千万别落下什么疤才好啊。

突然,从镜中看到身后一声不响的站着一女的。

凤池宫怎么随便谁都能长驱直入?

傅思娈将梳子拍在案上,回头,目光无波的看向她。

两个人诡异的沉默了许久,不是故意摆谱,实在是不知道这是哪位妃子,万一开口说错话岂不跌份儿?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斗舞小说 » 傅思娈穆景行《穿书后,皇后每天都在被迫营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