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八零心尖宠:捡个糙汉野又撩》夏篱江承屹完整版免费阅读

“媳妇把我落下了。”“……还好我记得路。”男人的声音勉强没那么晦涩,见夏篱抬头望过来时甚至故作张扬庆幸,可眼底充血又惶然的沉重神色却是消散不去。夏篱见他这模样,杏眸张大,心里的不可置信瞬间就变成了另一

书评专区

八零心尖宠:捡个糙汉野又撩

八零心尖宠:捡个糙汉野又撩》免费阅读

“媳妇把我落下了。”

“……还好我记得路。”男人的声音勉强没那么晦涩,见夏篱抬头望过来时甚至故作张扬庆幸,可眼底充血又惶然的沉重神色却是消散不去。

夏篱见他这模样,杏眸张大,心里的不可置信瞬间就变成了另一种情绪。

她张张嘴,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你……”

不知说什么好。

想告诉他,我不是你口中的媳妇。

想问他怎么不听警员同志的话,留在派出所。

夏篱其实也是担心的。

但她实在想不到这直楞楞的男人就这么闷不吭声跑回来了。

不过,她马上问:“你怎么进来的?”

男人立刻像犯了错一样,沉然面孔拼命忍着,眼里冒出小心翼翼,老实道:“我等不到媳妇,怕他们过来捉到我了……我只能翻院墙进来躲着。”

他们?大概就是警察同志。

室内幽浑的光线里,夏篱看他脸色实在不算好,这一路他是怎么找过来的?居然走了一回就能记得路,看样子生怕被她抛弃了。

“抛弃”,她竟然想到这个词?眼底闪动,细眉拧起无奈叹口气。

男人紧盯她脸上的表情,身躯两侧的大掌又不自觉攥紧。

媳妇皱眉,她不高兴了。

男人不愿去想小媳妇是真的要扔下他、不要自己这个艰难残忍的事实。

媳妇只是一时粗心,把他忘记了。

一定是这样。

他勉强弯起薄唇,挺拔又憔悴的面孔扯出一个笑容,转移话题:“媳……梨子,你饿了吧,我去给你抓鱼,抓很多鱼吃好不好?”

说着他就去后院里拿鱼叉,夏篱这才注意到,他动作间有点不便,走路像僵硬绷紧了身躯,步伐也不稳当,她瞬间就想到他后脑的伤。

“等等。”她轻声喊住他,“别去了,你…先过来,让我看看你身上。”

男人身影顿住,这才转回身。

夏篱把灯都打开,让他好好坐下,自己在他后脑勺轻轻按动,果然见他皱眉,薄唇也微微抿下。

她用剪子把他后面的头发剪去一些,再仔细查看,只见脑袋侧后方一大块已经结了血疤的皮肉,看样子是摔伤或者重物钝击导致,实在吓人,根据结疤的程度至少已经受伤数十日了,伤口没有处理,可能反复裂开过。

她看着那处血痂模糊有些可怕的伤口,一时凝神不语。

男人的短发黑而硬,十分茂密,被她这么剪去后脑的一部分也看不出来很奇怪。

再往下望去,他坐着的身量也比她矮不了多少,她在他身后,由上而下看见他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俊沉额头、高挺的鼻梁、眉宇安静时亦透着几分硬厉。

“梨子,”男人迟疑开口,抬头看过来,双眸漆黑。

“我脑袋不疼,你别担心了。”知道了媳妇看到自己头上的伤后,男人有点紧张。

语气轻松掩饰着:“没事的,没事,我根本不疼,不会流血吓到梨子,真的很快就好了。”

他瞧夏篱一脸凝重,马上若无其事站起来,还准备伸手去挠挠自己后脑勺以证明自己的话。

夏篱本来就担心那伤,看他一脸不在意,也放重了声音:“别碰伤口,你坐下!”

男人立刻乖乖坐下。

夏篱看他一眼,沉默地去剪了点干净棉布巾,沾湿给他处理脑后的污脏血痕。

要是在派出所,不知道警员能不能带他去卫生站看病治疗。

但是见他余光眼巴巴始终追随着自己的样子,夏篱知道再送他回去一次可能更难了。

简单清理完伤处,院子里天色已晚,家里没什么可吃的,连一枚鸡蛋都没有,夏篱干脆用一碗棒子面摊成饼,又用仅有的佐料和小菜辣椒等调成酱料,往烘得金黄的饼上一刷,顿时酱香扑鼻。

棒子面饼口感是内糯微甜的,外皮烘得脆韧,随着口感酸辣的酱料一起入口口味饱满丰富,咸香适宜,饱腹感也足。

夏篱吃了一大张饼,男人则整整吃了三大张。

想必他中午也没吃东西,就差狼吞虎咽了,还是那样默不作声地埋头吞吃,骨节分明的大手捏着饼,连锅里最后一丢丢饼屑也没放过。

两人直接挤在锅灶前吃,夏篱不经意留意到,他的手生得也是修长,指侧似乎有深刻的茧印,掌心宽厚一看就十分有力,十指修韧笔直,还挺好看的。

这双手……过去是用来做什么的?

终于填饱肚子,夏篱犹豫着男人身上的伤。

他按了按额角,眨眨眼很疲惫的模样,峻挺的面容上一棱薄唇半抿,声音也低下来:

“梨子,我,我想躺下来……”

夏篱以为他累了,只好重新替他铺好棉褥,换了干净的枕巾,让他躺下休息。

本来还想看看他身上是不是有其他比较严重的伤的……明天再看吧。

亏他大老远找着路闷不做声跑回来了,大晚上她也不能把人往外赶不是?

男人高大的身躯躺在床褥子上,心里松一口气,目光闪闪地瞧着忙来忙去的小媳妇。

还好,媳妇没有赶他走,让他继续留下来了。

他无法想象自己不在小媳妇身边她会发生什么样的事。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媳妇要把他带去那个地方,听几个人一直啰唆说来说去,被媳妇忘在那里了也让他心里十分难受,但他不会表现出来的。

晚上看到媳妇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刻,失而复得的巨大喜悦已经让他再满足不过。

夏篱把小房间弄得更整洁了些,见男人修长身躯躺在软趴趴的两层旧褥子上,显得十分局促,一双大长腿都探到褥子外去了。

他的身型真的非常峻拔优越,即便看着有点虚弱地躺在那里,宽阔双肩与身上若隐若现劲瘦肌肉传递出来的力量感还是不容忽略。

她忽然想起自己小时候隔壁邻居家的那只大狼狗,生了病怏怏的样子,可看见她路过院子,还是跳起来要粘着人玩,黑色大鼻子在她脸边嗅啊嗅的。

夏篱目光落在男人黑黝黝的眼睛里,问:“这样睡晚上会冷吗?”

男人双眸缓慢眨眨,很想说:会。

但是还是诚实道:“……不冷。”

夏篱就点头,“那今晚先好好休息。”

这间小屋子里没有灯,只有门外堂屋透进来昏暗的光线。

男人看着媳妇纤细的背影,呼吸紧张起来,蓦然小声开口:“媳妇我明天去抓鱼,抓很多很多给你。”

“媳妇……下次不要这样粗心了好不好。”

夏篱已经出去了,他也不知道她听没听见,一室黑暗中,硬挺眉宇静静盯着门口的方向,看了很久。

.

夜色愈静,约摸九点钟时,夏篱正把自己白天采回来的一竹篓七星草全部整理干净,门外忽然响起一阵喧哗声。

砰砰巨大的敲门声响起,伴随着女人尖亢的嗓音:

“个死人生养的赔钱货你给我滚出来!”

“小婊子家家的……你别给老娘装死!出来!今天非得教训死你!”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斗舞小说 » 小说《八零心尖宠:捡个糙汉野又撩》夏篱江承屹完整版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