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宁邀月严明皓《正明的不是月色,而是你》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漆黑的天穹笼罩着这片恶土,虚假的神登上了预热已久的宝座,人世间是否曾有真神存在,而这世间又是否存在纯洁的信仰者,每当人们去庙宇中祈求神明保佑、相助的时候,究竟是在拜神,还是在拜自己的欲望。夜的黑随着地

书评专区

正明的不是月色,而是你

正明的不是月色,而是你》免费阅读

漆黑的天穹笼罩着这片恶土,虚假的神登上了预热已久的宝座,人世间是否曾有真神存在,而这世间又是否存在纯洁的信仰者,每当人们去庙宇中祈求神明保佑、相助的时候,究竟是在拜神,还是在拜自己的欲望。

夜的黑随着地球的倒转灌进了海水里,万籁俱寂,鸦雀无声,但海边别墅的露台上却传来一阵阵诡异尖刺的号角声。

一个穿着白色长袍、戴着红色山羊面具的人正站在顶层的露台上,用力的吹奏着羊角号,那声音既像一位泣诉被人遗忘的女歌者,又像是在无助嚎啕的孩童。

忽然这股号声消失不见了,就仿佛是那把羊角号突然从露台上掉下一般,如泣如诉的诡异号声戛然而止,毫无征兆。

但只过了一会,那号角声又再度响起了,原本在站在楼顶上的吹奏者此时却躺在了血泊之中,他的腹部被一把弯刀刺穿,除了这件夺去他生命的装饰品以外,他的身上可以说是一丝不挂。

此时正吹奏着羊角号的人,也戴着红色的山羊面具,身上穿着被血染的半红的麻制长袍,踩在那具鲜血淋漓的尸体上,享受着带有铁锈味的海风,忘情的吹奏着。

“我看起来是不是更像东方之王了,主教大人。”

别墅里的灯火彻底熄灭了,露台上的号声正逐渐向下移动着,那声音每向下移动一层都在变得更加扭曲跟狂放,海滩上那些穿着白袍,戴着黑色山羊面具的信徒正朝着号声传出的位置,逐渐汇集成方阵,跟随着那号声低吟着、骚动着,就像被风吹舞着的火苗一样。

当诡异的号声以及它的吹奏者,终于来到密密麻麻的人群面前时,整个方阵都沸腾了,如同终于寻得首领的狼群一般,狂热的嚎叫起来,燥动的互相推搡着,这些贪婪的信徒们群情鼎沸,仿佛在此刻,他们被所谓的神明赋予了野兽的尖齿和利爪。

是在欢呼吗……此时正坐在马车上昏昏欲睡的佩珀被外面嘈杂的叫喊声给惊醒了,她急忙看了一眼怀里还在酣睡的艾芙洛狄,微微松了口气,用手捂住了女儿漏在她臂弯外的耳朵。

索菲亚和斯利明将女儿的动作尽收眼底,二人的心中都泛起一阵涟漪,他们的女儿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原来那个游戏人间,挥金如土的花蝴蝶,已然转变成了一位细腻体贴的好母亲。

要是放在以前,他们肯定会感到十分欣慰,自己的女儿终于主动承担起了母亲的责任,而不是将孩子丢给他们或者保姆们抚育,她第一次表现的像个“母亲”,她第一次看起来不那么像个在宴席上喝醉酒的孩童。

但现在,好像一切都为时已晚,他们一家人目前的处境,都与将要被流放的犯人一般无二,再如何缱绻的温情,都显得讽刺,再多么舐犊情深的场景都显得刺眼,不合时宜。

此刻,他们乘坐的马车忽然移动了起来,由信徒们组成的方阵,开始朝着停靠在海岸边的航船进发,那方阵中央传来的号声开始变得忽强忽弱,仿佛是吹奏者再难掩饰心中的兴奋和激动。

如果声音有形状,那这号角声就如同是一根被挥舞得噼啪作响的皮鞭,它抽碎了这片空气,发出震天动地的声响。它质问着这片漆黑夜空,用它的身影戏耍着巨大的云卷。

它也蔑视着这片土地,它更是诅咒着世人所有的良善,它正要离开这片恶土。

拉车的马儿在这个夜晚似乎也变得出奇亢奋,在沙石滩上狂奔着,马车频繁的颠簸令佩珀头晕目眩,她已没有力气支撑着身体,只得瘫软无力的仰靠在轿厢里。

斯利明与索菲亚深情的握着对方的手,交颈厮卧着,曾经庇护过他们的那片月光似乎已消散不见,他们的身边只剩下了彼此。

忽然外面传来了一阵马儿的嘶吼声,马车行进的速度慢了下来,也许是快到海边了吧……佩珀撩开一角车帘,向外望去。

他们离大海已经很近了,佩珀目光所及的景物仿佛都变成了黑白色,心中无尽的绝望不仅夺走了她眼里所有的色彩,还将她的心给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尘埃。

她眼中的大海似乎被夜色调和的更加浓稠,墨色的海浪冲着海岸线席卷而来,白色的浪花被海浪扬起,霎时间又落入海面,循环往复,犹如海浪正把玩着一幅幅骸骨。

咈哧……随着一声马嘶,车窗外移动的景物停了下来,佩珀明白,他们已经到了码头,将要登上那艘不归的航船。

斯利明板正了一下身体,伸出双手示意佩珀将艾芙洛狄抱给自己,父亲的这个动作令佩珀恐惧不安的心情稍稍的平复了一些,至少在她如临深渊之时,身边还有父母相伴。

不管父母的心中是否对自己有所埋怨,她都不是可以被舍弃的,佩珀绝望的心中升出了一丝希望,是亲情赋予了她坚强面对现实的勇气。

佩珀将艾芙洛狄交给斯利明后,双手便松快起来,她侧身摁下车内的把手,想借着月光下车观察一下周遭的情况,但当她尝试推开车门的时候,却发现门被从外反锁了。

不安和恐惧如跳蚤一般,顺着佩珀的指尖攀爬而上,钻进她华美的绸袍里。

斯利明抱着艾芙洛狄,与索菲亚对视了一眼,他们都明白车厢已被宣告密封了,夫妻二人虽然不知塞姆瓦执着于前往东方的真实意图,但眼下这种反常无比的境况似乎在向他们暗示着,这趟旅程的背后另有隐情。

忽然,一块黑色的绒布蒙住了车厢,这下连微弱的白色月光也被斩断在了车窗外,车厢内一片漆黑,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厢体便开始倾斜,向上爬坡似的移动,这应该是上了艞板。

铁制的车轮每经过艞板上的一个齿,便重重的颠簸的一下,艾芙洛狄被吵醒了,她哭喊着,撕心裂肺的尖叫着,仿佛死亡从地狱中攀爬而上,正在敲打着他们的车厢。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斗舞小说 » 小说宁邀月严明皓《正明的不是月色,而是你》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