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正明的不是月色,而是你》宁邀月严明皓完整版免费阅读

艾芙洛狄的出生,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新的希望,她仿佛是来自天国的至宝,是上帝播撒向人间的福音。无奈世间好物不坚牢,刚满周岁的艾芙洛狄就遭遇了一场重大的家庭变故,她在这场变故中宛若一颗脆弱的鸡蛋,被碾的粉碎

书评专区

正明的不是月色,而是你

正明的不是月色,而是你》免费阅读

艾芙洛狄的出生,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新的希望,她仿佛是来自天国的至宝,是上帝播撒向人间的福音。

无奈世间好物不坚牢,刚满周岁的艾芙洛狄就遭遇了一场重大的家庭变故,她在这场变故中宛若一颗脆弱的鸡蛋,被碾的粉碎,烂作一滩。

塞姆瓦老来得女,城中的人都说他是老蚌生珠,把他们一家的事当作茶余饭后的笑话侃,但对于塞姆瓦这样一个纵横商场一辈子的人来说,人们乐衷于讨论自己,就相当于为自己的生意做免费的宣传,普世的道德观念围剿不了他。

他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精明商人,每当他不断将别人口袋里的钱,巧取豪夺搜刮进自己口袋里时,他都仿佛看见赫尔墨斯对自己展露出一丝隐迷的微笑。

塞姆瓦几乎宴请了他所有合作过的商户,还有常照顾他生意的客人,连每天早上拉粪车的清道夫都收到了粉蓝色软绸为底,装饰着蕾丝和金箔的请柬。

光是派发这些请柬,塞姆瓦就雇佣了一百三十个仆从,足足用了两个个月的时间,才把宾客名单上的所有来宾联系到位。

有多少种人,就有多少种办事的方法,对于塞姆瓦而言,女儿的周岁宴是一个再好不过的舞台,他要唱一台只属于独裁者的独角戏。

也正是这场由他自己精心策划的独角戏,永久的改写了这个大家庭,这五个人的命运。

艾芙洛狄的周岁宴如期而至,随着暮色降临,城里本该缤纷多彩的万家灯火并没有准时亮起,反而是海边的那幢别墅,在今夜闪耀着异样的光芒,乌云遮蔽了月亮,人们提着灯,逐渐向海边靠近。

塞姆瓦站在楼顶的露台上,自上而下的俯视着沙滩上那些挪动的光点,他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神情始终不太自然。

他现在泰然自若的表情,就像是海面上即将有风暴来临前的那种平静,但他手始终紧握着的酒杯,暗示着今晚将要上演一场大戏。

宽敞的客厅被摆满了红木长桌,桌面上铺着纯白色的雪纺桌布,淡黄色的桌旗是鹅绒织就的,与桌面上摆放着的双色鎏金烛台相得益彰。

每位宾客的餐具都是银制的,上面篆刻着古典神秘的唐草纹,最特别的是这次宴会上用的盘子,是塞姆瓦的商船从东方带回来的白瓷器,在烛火的映照下散发着玉石般的光泽。

宴会上的种种细节都是索菲亚安排的,即便与斯利明婚后的生活十分清贫,她也没有真正忘记过那些奢侈的审美情趣。

宾客们渐渐入席,冷餐盘也被摆上了桌,主人一家也从楼上下来,与宾客一齐欢庆。

艾芙洛狄被佩珀抱着,毫无疑问,她们母女是众星捧月般的焦点,佩珀穿着粉蓝色的低胸缎面洋装,身上披挂着全套海蓝宝首饰,尤其是胸前的组合项链,比教堂的水晶灯还要繁琐豪华,就连高跟鞋的鞋面上,都镶嵌了许多五颜六色的彩宝。

粉雕玉琢般的艾芙洛狄,穿着与佩珀相似的粉蓝色洋装,怀里抱着斯利明给她做的兔子玩偶,她还太小了,对眼前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佩珀熟练的抱着孩子,与宾客们周旋,白皙透亮的肌肤透着樱色的红晕,她放声的大笑着,好像古典油画中的仙娥一般。

斯利明与索菲亚也投入在与宾客们的社交活动中,席间觥筹交错,酒杯清脆的碰撞声、宾客们欢乐的笑声、孩子们的打闹声,都预示着整个晚宴的气氛已到达了高潮,每个人都彻底沉浸在了自己的场景中。

没有人注意到塞姆瓦,已经悄然站在二楼的走廊中岛,面对着楼下的满堂宾客自斟了一杯烈酒。

好戏即将上演,他自言自语到,随后将杯子的酒一饮而尽,举起了手边的铜质扩音器。

大家都静一静,我有一个重大的决定要告诉大家,塞姆瓦的话掷地有声,宾客们纷纷停下,抬头看着他。

我,塞姆瓦·萨缪尔,成功而伟大的商人,将带着我所有的产业,我的爱人、家人,前往遥远的东方,成为那里的王,成为那里像上帝般富有的人,他说完后便转身离开,没有给大家留下一点反应的时间。

没有人在这场晚宴之前知道这个消息,包括斯利明夫妇和佩珀母女。

在场的所有宾客都凝固在了原地,大家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去东方?那可是九死一生的事情,就连专业的海员都有可能死在半路上。

更何况这一家老小……可怎么办呀……大家逐渐缓过神,开始讨论起来。

索菲亚直接激动的昏过去了,斯利明搀扶着她,将她放在了座位上,他的眼里似有怒火在燃烧。

航海的危险程度他比在场所有人都要了解,塞姆瓦这个疯子,若执意如此就如同是让他们一家人都去送死啊。

此时最羞愧,最无地自容的便是佩珀,枕边人居然有这样疯狂的念头,他的丈夫竟然想成为另一个国度的王……

丈夫的这个决定可能会令她的父母和孩子失去性命,她无法容忍这一切的发生,于是她将艾芙洛狄交给保姆,自己冲上楼去,准备与塞姆瓦面对面的理论一番。

佩珀在塞姆瓦的书房中找到了他,当她愤怒的,近乎失去理智的冲着塞姆瓦吼叫,质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时,换来的不是塞姆瓦的解释,而是他的拳打脚踢。

仅仅一拳,佩珀便被打倒在地,即使塞姆瓦已经五十七岁,他们之间仍有巨大的力量悬殊,塞姆瓦用力的踹着佩珀的头部和腹部,踩踏着她的肢体,佩珀顿时感到五脏六腑被打的阵阵翻涌,但又无力还手,只能用双臂奋力的格挡着。

这时塞姆瓦注意到了佩珀左手无名指上的钻石戒指,一个阴暗的想法在他脑海里浮现。

他粗鲁的摘下了佩珀戴在手上的戒指,他把钻石戒指倒扣在佩珀的太阳穴上,准备一脚踩下,结束她的生命。

不!求你!我跟你去,我们都跟你去,佩珀无力的哭喊着,她渴望活下来,卑微的语气就像一只摇尾乞怜的小兽。

视线前的黑夜停下了,塞姆瓦收回了脚,慢慢的蹲下,狰狞地微笑着对着佩珀说:“你终于驯服啦,我的小姐,感谢上帝让你活了下来,我可无法承受再失去一位妻子了,哦……阿门。”

他在胸前画出一个十字架,把耶稣钉在了上面。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斗舞小说 » 小说《正明的不是月色,而是你》宁邀月严明皓完整版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