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报告公主,小国师他又在算你》小说最新章节,欧阳羽冰雨灯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花媚吓得脸色苍白“扑通~”一声跪下了。“民女不敢,民女绝无此意,更与父亲无关,民女,王爷,呜呜呜~”听完小茶的话再看着跪了一地的人花媚顿时被吓住了,连忙哭诉,她绝对不能把花丞相扯进来,眼下大计未成,稍

书评专区

报告公主,小国师他又在算你

报告公主,小国师他又在算你》免费阅读

花媚吓得脸色苍白“扑通~”一声跪下了。

“民女不敢,民女绝无此意,更与父亲无关,民女,王爷,呜呜呜~”

听完小茶的话再看着跪了一地的人花媚顿时被吓住了,连忙哭诉,她绝对不能把花丞相扯进来,眼下大计未成,稍有差戳就功亏一篑。

“公主,媚儿深居闺阁不懂这些实属正常,并非有意,请公主宽宏大量不要再责怪媚儿了,有什么责罚本王替媚儿担下。”

林溟跪下替花媚求情,他自信欧阳羽冰绝对不舍得处罚他。

欧阳羽冰就跟没听到一样,既没反应更无回应。暗自腹诽她什么都没说就被扣了这么大一帽子,弄的她跟十恶不赦一样,在小茶茶还没说完之前你俩就老老实实的跪着吧。

“妾虽可为夫生儿女,得准许后也可养育儿女,但妾本就是贱籍,与府上伺候人的粗实丫头地位相同,连一等二等丫头都不如,地位低贱。你本就是妾所生,又未经正室养育,所以举止上不得台面倒也情有可原。但公主可是当今皇上与皇后娘娘亲生的皇子,地位尊贵,血脉纯正,天下百姓都知的事情你身为花丞相的女儿却不知?不但不知还把公主与贱籍所出的你一起姐妹相称!你说你无心可有人会信!此事回宫奴婢一定禀明皇上定要严惩花丞相!”

小茶的小嘴巴拉巴拉的说着,根本就不带喘气的,眼神怒视着花媚,恨不得当场治罪。

“民女不敢,民女知错,请公主饶恕民女这一回吧,父亲一心效忠于皇上,此事与父亲绝无关系,请公主明鉴。”

花媚真的慌了,这周围的人这么多,人多口就杂,要是传出去了诛九族都有可能,今日就算牺牲了林溟也一定要摘出去,绝对不能牵连上花丞相。

“公主 ,媚儿也是为了平息公主怒火一时情急才出口的,并不是有心人口中之意。况且公主嫁与本王,媚儿也是,你为王妃,媚儿为侍妾,即嫁进来自是以姐妹相称,今日既是大婚之日,所以媚儿这声姐姐并没有叫错。”

林溟看着花媚的梨花带雨心疼的不行,恼怒的向欧阳羽冰解释,一记眼刀挥向小茶,小茶吓得立马闭了嘴龟缩在欧阳羽冰的身后。

欧阳羽冰嗤笑,这人到现在还没看清形势,脑子也是够好看的。把小茶拉过来本想开口但再次被打断。

欧阳羽冰:“……”

“圣王爷这话说得就不对了,我们南舟国可是最懂礼仪的,公主人压根没嫁给你怎么能担你妾室的一句姐姐呢,这攀附权贵也没这种硬攀的啊。”一男子拿着酒杯嬉皮笑脸走过来,对欧阳羽冰龇了龇大白牙,全然不顾林溟阴郁的脸。

众人听到这话强忍住笑意不发出声,憋得脸色通红,眼角发亮。

林溟怒视着不知从哪冒出的野小子,“你是什么东西,敢插口我与公主之间对话,这里不欢迎你这种人!”

雨灯影看着气急败坏的林溟更加高兴了,“圣王爷不是南舟国人不认识我实属正常,我是南舟国人。”接着假装小声嘀咕实则所有人都听得到的声音道:“人公主就没搭理过你,怎么就厚脸皮说与公主对话?果然啊,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围观的众人再也憋不住了,笑的前仰后合。

“你好大的胆子,简直一派胡言,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是南舟国人了。”林溟怒不可遏,面色不岔的看着雨灯影。后面的话本想反驳却不知道如何出口,气的面色涨红。

“圣王爷慢点说,别着急,一不小心把会的几个词一口气说完了这后面怎么办?”雨灯影慢慢的品着酒,感叹这王府真是家大业大,连纳妾待人的酒都这么香醇。

“我问你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是南舟国人!”林溟气的想把眼前一脸享受的男人扔出去,他就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

“没说过吗?可能我记错了吧,没事,这都不打紧。”雨灯影一脸无所谓的说道,继而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欧阳羽冰在一旁看着笑而不语,这人实在是有趣,能把林溟气的浑身发抖,人前失仪,是个人才。但她刚才在记忆中没有搜索到这个男人的信息。

“公子你这不是污蔑我家王爷吗?你一句不打紧可毁的是我家王爷的明洁,虽你与公主交好,但也不能这般对我家王爷呀。”花媚委屈的抱怨,听得一众百姓对雨灯影面露不满。

“就是,人人皆知圣王爷是南舟人,你怎么能睁眼说瞎话呢?”

“得给圣王爷道歉,圣王爷不能平白受这冤屈。”

“即便你与公主交好也不能平白无故的冤枉人。”

欧阳羽冰皱眉,这花媚在鼓动人心这一块真不是吃素的,想上前解围,但在看到男子脸上的神情后,生生的止住了脚步。

“诸位,你们可认识我?”雨灯影受着众人的指责也不恼,对欧阳羽冰眨了下眼睛,继而自信的扬起头。

“不认识。”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发现真没人认识。

“大家都不认识,那你可认识我?”雨灯影笑嘻嘻的盯着花媚问道。

“我…不识。”花媚本想说认识,但接到雨灯影的眼神之后不自觉说了实话。

“哦?你不认识我怎么得知我与公主交好的?”

“我…我….”花媚不知道是怎么了顶着众人的眼光一句话说不出。

“好了!你堂堂一男子为何要为难一弱小的女子?”林溟扶住无措的花媚,目露寒光,凶戾的看着雨灯影。

“圣王爷此言差矣,大家都看着呢,我这怎么是在为难?我只是问出真相而已,敢问圣王爷你的妾室不让我污蔑你,那她污蔑我与公主该作何打算呢?”雨灯影耸耸肩嬉皮笑脸的看着林溟,只是笑意未达眼底,漆黑的眼眸就像未知的漩涡,天凝地闭,寒气逼人。

“还能怎么办?相抵了。”林溟看都没看不烦闷的挥手,像赶苍蝇一样对着雨灯影扫去。

雨灯影惊讶的看了围观的众人一眼,接着换上委屈的表情,“这怎么能相抵呢?我刚才的话可不是污蔑,你身为圣王爷却不懂南舟国的礼仪,可不就是外邦人吗?而你的妾室可是实实在在的张口就道我与公主相交,污蔑我与公主,这大家都看着呢,圣王爷难道想赖了不成?”

“你到底是谁!”没给众人开口的机会,林溟目光阴鸷的看着说完笑的跟朵向日葵一样的雨灯影。

雨灯影听言,站直身姿,也没拐弯抹角,“在下雨灯影,南舟国国师雨无之子。”说完冲林溟露出一口大白牙。

林溟听完脸都气成猪肝色了,又惊又悔,他千想万想就是没想到这人竟然是国师雨无的儿子,想当年他父亲在世时就居于国师下位,对其毕恭毕敬,如今他父亲去世,他更是不敢招惹这人。

欧阳羽冰惊讶的看着眼前笑的跟个二哈似的男人,她没想到这人来头这么大,只是为何她的记忆中没有此人?

“原来是国师的爱子啊,父王在世时经常提及,今日终于相见了。”林溟面露尴尬,眼神求助欧阳羽冰。

欧阳羽冰确实如林溟所愿开了口,但张口的第一句就让林溟面如土色,想起还有一出事没解决,“圣王爷,你刚才说平息本公主的怒火?那圣王爷倒是说说本公主何时来的怒火,本公主自己怎么不知道?刚到你这府前几句话没说上,就听你与你这妾室说了,直到现在本公主也是一句话都没插上,那怎么问起我这个旁观的人了?”

“就是,大家都看着呢,圣王爷你不能因在自家门前想说什么说什么呀。”雨灯影看热闹不嫌事大笑嘻嘻的鼓动着众人。

“公主没生气就好,媚儿绝对没有不恭敬之意,公主切莫听了她人的谗言,离间公主与媚儿之间的感情。”

林溟不理雨灯影,在他看来欧阳羽冰比雨灯影好拿捏多了,他只要掌握了欧阳羽冰这南舟国还不是他说了算。

“你是说小茶?”

“微臣不敢。”

“我看你很敢!”

欧阳羽冰余光看着旁边气得牙痒痒想解释但又不敢开口的小茶和不知何时站过来对着她挤眉弄眼的雨灯影,不知该作何反应,决定继续给林溟扣帽子。

“小茶是我的贴身婢女,从小跟着我,感情深厚。我与这花家的女儿面都未见过几次,不知怎么在圣王爷口中这花媚与本公主就感情深厚了呢?圣王爷,还是不要随意揣测我的想法的好,对你对她都好。”

说完看到小茶挺胸抬头跟个战斗鸡似的,只好偏头强忍下笑意。

“微臣知错,请公主恕罪,微臣往后一定谨言慎行,再也不犯此等错误。”

林溟感觉后背脊梁直冒冷汗,冻得他牙颤,本想着救花媚的结果差点把他也搭进去。

“嗯,念在你们大喜之日,本公主就免去责罚,起来吧。”

“谢公主 。”

“这就完了?”雨灯影兴趣缺缺的看着欧阳羽冰,欧阳羽冰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示意他继续看下去。

“圣王爷真是对花丞相的这个女儿迷恋至深啊,别人纳妾你娶妾,这正室所穿的嫁衣妾也穿上了,十里红妆更是安排上了,真是好不气派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圣王爷在娶王妃呢。哈哈。”

欧阳羽冰一边说着一边注意周围人的神情,脸上渐渐呈现出满意的神情。

“微臣不敢,只是皇上下旨微臣照办,又得公主温柔娴淑通情达理微臣才以此来接媚儿入府。”

林溟得了教训恭敬的答道。也明白为何今日欧阳羽冰与以往不同了。

果然是嫉妒才性情大变来对付他和花媚的,当初答应娶她已经是底线了,为此媚儿要屈居于妾位,他已经这么对不起媚儿了,在其他地方绝对不能亏待媚儿!

雨灯影撇嘴鄙视的看着林溟,狠狠地饮下杯中酒,又让下人倒满。

“圣王爷话不可乱说。但你们二人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一对才子佳人,娶回去当妾确实可惜了,不如圣王爷考虑一下让花媚做你的王妃如何。”

欧阳羽冰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对着两人说道。

林溟错愕,她不是嫉妒媚儿吗?怎么会夸赞他与媚儿合适?还要媚儿做他的王妃,难道是良心发现了,成全他和媚儿自己为妾?

不但林溟奇怪,花媚连同周围的百姓都感到奇怪,这公主今日是怎么了?只有雨灯影面露欣赏。

“圣王爷,考虑的怎么样了,机会我已经给出,怎么选择在你,想好给我回复。”

林溟这才意识到欧阳羽冰并没有与他开玩笑,但他忽然想到南舟国律例上记载了凡是当朝官员娶妾生且并未交于正室抚养的女子为正室则免去官职,终身不得入朝为官。

媚儿不就是吗!他就说这人怎么会这么好心,原来是想罢免他铲除他父亲在朝中的势力,以绝后患,他绝不会让她得逞。

“微臣觉得与媚儿心意相通,与妃位无关。”

“哦?那就是拒绝咯?”

欧阳羽冰看着林溟的选择一点都不惊讶,一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舍弃自己的荣华富贵的可能性几乎为零,那为什么还要问呢?当然是为了离间他们俩。

林溟知道这条律例不足为奇,毕竟从小与公主一起学习接触的事情自然不同,但这花媚身为闺阁中的女子,就算是再受宠也不会接触朝廷中的事。

“切~”雨灯影对着王府树上的一对小鸟翻白眼。

“是,多谢公主美意。”对于雨灯影的动作林溟充耳不闻,想着过后让欧阳羽冰去对付。

欧阳羽冰想笑,但看到花媚逐渐握紧的拳头打算再加上一把火。

“那可惜了,本来父皇那边我已经说通,只要圣王爷同意你们二人就是王爷王妃,但没想到圣王爷拒绝了,可惜了本公主一番美意。”

这句话花媚听不出什么,还有些感激欧阳羽冰糊涂替她跟皇上求情,但林溟一下子就听出来了,这意思是说就算是立花媚为妃他的位置也可以保住。

“公~”就在林溟想挽回时为时已晚。

“圣旨到~”

欧阳羽冰示意驾车的小太监,小太监很有眼力见的喊了一嗓子后把圣旨递给欧阳羽冰。

扑通~扑通~扑通~

这下全都规规矩矩的跪在地上等着宣读圣旨。

“圣王爷林溟接旨。”

“微臣接旨。”

”圣王爷林溟与花丞相妾女心意相通,朕特派公主考验二人,在此期间据公主道你二人盟础誓海琴瑟之好, 有其父摄政王之勇,通过考验,为此朕特封既今日起林溟承其父的爵位为摄政王。钦此。”

“另外父皇还有口谕只要摄政王愿意花丞相之女花媚就是摄政王妃,但摄政王刚刚已经明确的拒绝了圣意,本公主也不好勉强,遵从王爷的选择。平身吧。”

“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万岁,

谢公主 。”

“好了,本公主的任务完成了,恭喜摄政王,既加官进爵又抱得美人归,本公主就不多逗留打扰二位了,小茶,回宫。”

欧阳羽冰没有给林溟回话的机会转身上了马车。在启程前与雨灯影相视一笑,互存善意。

直到欧阳羽冰马车消失林溟也没反应过来,她不是一直想嫁给他吗?这一切都是为了考验他是否能承袭爵位?还给他争取了一个娶媚儿的机会?他误会她了?

一个个问题在林溟脑子里回旋,看起来就跟他盯着欧阳羽冰的马车久久不愿回神一般,身旁的女子看着这样的林溟眼神深沉的可怕。

此时花媚不但对欧阳羽冰不岔对身旁的男子也看不顺眼,明明对她那么好却在欧阳羽冰伸出橄榄枝时没有接住,看来她在他心中的地位并没有他表现的那么高,王妃的位置没有欧阳羽冰也不会给她,现在他地位越来越高,有赶上其父的趋势,而她却是他的侍妾,妾可以有很多,但王妃却只可以有一个,她得想法尽快把王妃的位置坐实,不然等再有新人就难了。

看完整场闹剧的雨灯影幸灾乐祸的道,“世事难料,世事难料啊,哈哈哈哈”丝毫不把自己当外人转身进府继续吃喝起来,直叹这不要银子的东西就是好,走时一定要给他家大黄兜只鸡。

“公主,奴婢就知道公主最疼小茶了。”

车内小茶兴奋的扑向欧阳羽冰,她就知道公主是最喜欢她的,圣王爷,哦不摄政王跟她根本就没法比。

“你呀,太冲动了,这要是你自己一个人出事怎么办?”

她宠溺的看着眼前的小丫头,小茶手一挥一挥的,看起来可爱极了。像个菜椒豆腐味的大包子。

“奴婢有公主的疼爱,公主会替奴婢报仇的。”

欧阳羽冰忍不住揉了揉小茶的头,满眼温柔看着她。

看到小茶让她忍不住想起前世刚满十岁就被推上风口浪尖的沉思。那个一直跟在她身后叫着姐姐的小丫头,每天换着花样逗她开心,什么好东西都往她那送,搞得她有时候都不知道谁大谁小了。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斗舞小说 » 《报告公主,小国师他又在算你》小说最新章节,欧阳羽冰雨灯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