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沈昔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撞破质子真面目,我俩开始互演》最新章节

沈昔跟着月月等人办理好了入学手续,发现寝室方向不同,道了别,就分开了,拎着包裹随意走动,忽然一名粉衣女子朝着她走来,微微欠身。“沈姑娘请随我来。”沈昔疑惑的看着对方。若雪微微一笑,解释道,“每一位学子

书评专区

撞破质子真面目,我俩开始互演

撞破质子真面目,我俩开始互演》免费阅读

沈昔跟着月月等人办理好了入学手续,发现寝室方向不同,道了别,就分开了,拎着包裹随意走动,忽然一名粉衣女子朝着她走来,微微欠身。

“沈姑娘请随我来。”

沈昔疑惑的看着对方。

若雪微微一笑,解释道,“每一位学子都会跟着一位管事,学院三年,姑娘有什么事就吩咐若雪。”

不是说要自己负责衣食住行,似乎看出沈昔的疑惑,若雪轻声解释,“各位学子年纪还小,必然有些不懂的,学院便安排了一位管事,另外学院中有什么消息也会由管事的通知各位学子,事情还是由学子来做,这也是院长的吩咐。”

说了一堆也就是怕娇生惯养的少爷小姐们不会,找了个生活老师带带。

回忆起门口哭哭啼啼的孩子,真让他们自己处理,怕是一个个要变成小乞丐了,身边跟个人,哪怕只是提醒也是好的。

若雪领着沈昔来到了一个院子里,沈昔抬头望去,名曰桃源,一下子让人想到了世外桃源这个词。

沈昔无意勾起一个讽刺的笑容,也就这群沉溺于富贵荣华中的人不知道外面的人活的有多狼狈,何其不公平。

“姑娘。”

若雪唤了声没反应,又叫了一声沈昔才反应过来。

“无事。”

若雪总觉得刚才的沈姑娘似乎有些不同,“姑娘是不喜欢这个名字吗,学院中的名字都是院长提的,唯独此间是之春将军取名的。”

昨日才听到的名字,知道的人,今天又听了,这是一个巧合吗?

“我曾听闻之春将军也出身太师学院。”沈昔目光灼灼,看着若雪的眼睛,眼睛是心灵的窗口,沈昔最喜欢看人的眼睛,这能让她看出最真实的情绪。

若雪下意识挪开了自己的目光,低下了头。

这是不敢看她吗?

若雪感受到目光没有从身上挪开,知道自己不说,恐怕会一直僵在这里,只是沉默了会,就开口说,“之春将军当年在书院读书便是住在这个院子里。”

沈昔没想到是这个回答,这么巧合吗,只怕她来到这个院子恐怕也是之春将军的主意了。

“还请姑娘恕罪,将军就在院中。”若雪说完,“碰”一声,膝盖触碰到地面发出一声,若雪没有感觉,眉毛都没有皱一下,跪的笔直,一副任由沈昔打骂的样子。

沈昔感觉眉毛都跳了下,不觉得疼吗m这刚摆脱了四个美人,又来一个,偷偷瞄了眼她的膝盖,在看了眼脸,面无表情的,这是练过了,哪找来的难缠管事。

看来不得不见一见这位之春将军了,伸手推开院子门,一个人坐于院中,看见沈昔,还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沈昔暗暗叹了口气,怎么感觉还不如流浪的时候来的痛快,自打进了沈府就跟进了坑里去了,一个接着一个的坑。

“之春将军?”沈昔声音带了丝不确定,女子点了点头,“坐吧。”

反客为主的语气听的人就不开心,沈昔不开心的拉下脸,指着之春,“这可是学院分给我的院子,就算你曾经在这里住过,那现在这也是我的地盘。”

“你这脾气比宛儿强。”

之春非但没有被冲撞的生气,反倒是有些喜欢沈昔,如今她对眼前的小姑娘多了几分兴趣,见之春一脸淡定,小姑娘忍不住对她翻白眼了,朝气的样子真是让人手痒。

“宛儿这么温柔的姑娘怎么教出你这样的丫头。”

“你认识小姑姑。”沈昔好奇的打量之春,脸嘛普普通通,还有点黑,怎么就让人旧情难忘呢。

这丫头眼神不对劲,之春顺着自己的心意,一个毛栗子打过去,沈昔吃痛的捂住自己的额头,瞪着之春,说话就说话,怎么突然动手了。

“你这什么毛病,怎么动手打人呀,将军了不起呀。”沈昔撸起袖子,准备揍人,“将军就可以随便打小孩,你这人怎么不爱幼呢。”

之春双手怀胸,看着沈昔张牙舞爪的样子,觉得好笑。

“你母亲可是说你是个文雅内向喜欢安静的女孩子,让我来之前对你一定要温声细语,宛儿,看来我要和你聊聊了,聊聊你家沈昔是个何等温柔的小姑娘。”

沈昔一听娘亲的母亲,伪装出来的娇蛮样子少了一半,等听到聊聊的时候,已经头皮发麻,尴尬的抠脚趾,在娘面前,她还是要形象的。

咳嗽了一声,假装啥也没发生,一本正经的坐到了之春对面。

“小姑姑找你来干嘛的。”

来嘲讽我吗?忍住后面那句话不说,憋的脸都有点红。

“好好的小屁孩装什么小狐狸,你家娘亲可没教你这样吧,少把你忽悠人的伎俩用在姑奶奶的身上,你那点东西早就被查得清清楚楚,放心知道的人也不多,毕竟沈老夫人也不是吃素。”之春说沈老夫人几个字的时候,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明显情绪低落起来。

在这里骗小孩很好玩吗,沈昔没好气的白了眼之春,不是她不争气,看来是娘把底子全给漏了,拿起水壶,自顾自倒了杯水,喝起来。

“你是小姑姑的朋友。”

之春对沈昔称自己娘亲为小姑姑有些不喜,也明白小姑娘对自己的防备,脑海回忆宛儿来找她的情景,眼中含泪央求让自己照顾她的孩子,情绪波动很大,对比下,沈昔太冷静了,还有功夫在自己眼前演戏,这股子劲和沈老夫人很相似。

这个认知让之春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看着沈昔的眼神也没有刚才的温和。

沈昔敏锐的观察到之春情绪的转变,防备的往边上走了走。

之春被沈昔的反应弄的有些难堪,这孩子不知道看破不要说破的道理吗?做这么明显,是觉得本将军不会生气。

“本将军最不喜欢心思深沉的人。简单的事情搞得那么复杂。我公务繁忙没空和你玩心思,有什么事情找若雪。”

之春交代完,甩手走了,临走时经过沈昔旁边,弹了下她额头,听见小姑娘吃痛哎呀一声,心情好了一些。

一个两个都自以为是,装装装,有什么好装的,想起心里的人,稍微好点的心情再次低落起来,真是前世欠这一家人的。

之春走过若雪身边的时候,落下一句话,“从今天起,沈昔就是你的主人,她生你生,她死你死。”

若雪应声。“是。”

沈昔捂着额头,气愤的看着之春的背影,挥舞着拳头,给本小姐等着,这两下我会找机会还回来的。

沈昔低头揉了揉额头,刚好没有看见之春和若雪的交流,这人手劲怎么大了,好痛,努力保持住端庄典雅的表情,不让自己脸部表情变的狰狞起来,等她回神,门口的若雪还跪在地上。

“赶紧起来。”

若雪听见沈昔允许自己起来,手撑在地面,慢慢站起来,因为久跪的腿有些发麻,还踉跄了一下,即便如此,站稳后的若雪站的笔直,如果腿没有发抖的话。

“回去休息吧,之春也不知道把你叫起来,你不是她的人嘛,都不知道护着点。”转头指责看着若雪,“你也有错。”

“与将军不关,是若雪执意如此,还请姑娘责罚。”若雪立刻认错,只要沈昔再说一句,怕是又要跪在地上了。

沈昔吐槽的话全部卡在喉咙,你不准备挣扎一下嘛,狡辩下,哎,忽然有点想起二百五夏兰了。

“姑娘。”

若雪不解的看着沈昔,沈昔背对着她越走越远,这是要罚她还是不罚她,惆怅的叹了口气,总觉得以后的日子不轻松,还不如在军营来的好。

“滚你房间去。“

站在房门口的沈昔大声说道,把门碰的一下关上,靠着门,闭眼沉思,半天吐出两个字,”有趣。“

且不说这位之春将军和娘是否是知交好友,闺中密友,派来的若雪居然是军营里的,思索了下,难不成自己身上还有什么要紧的秘密是自己不知道的。

沈昔笑眯眯的看着前方,没关系,她只是个不懂事的大小姐,总会出现的。

清晨,熟睡的沈昔被外面动静给惊醒,怎么这么吵,扭头抱住被子,捂住耳朵,继续睡,“啪”又一声,沈昔受不了的坐起来,一脸暴躁,吼道。

“哪个不要命的吵本小姐睡觉,不知道小孩子需要足够的睡眠才能长身体嘛?”

一脚踹开门,入眼是一个身影,正凌空翻越,转身落地,手中的长枪重重的打在了地上,见状,沈昔冷笑了一声,她算是知道为什么吵闹的声音是一下又一下,练枪呀。

若雪面色一凛,握着枪的手往前辞去,余光刚好瞥见沈昔的身影,耍了个花枪,枪落入架子上。

自己走到沈昔面前,欠身行礼,“姑娘醒的好早,昨日睡的可好。”

哪壶不提提哪壶,就你这动静我起不来怕是耳朵聋了,冷哼一声,居然还老问我。

沈昔端着假笑,凉凉的说道,“我睡的挺好,梦里全是一下一下的枪打地面的声音,差点我以为要被枪给鞭死。”一边说沈昔一边还朝着若雪身后的放长枪的架子走近,“我瞧着这枪就挺像梦里的那一把。”

沈昔看到若雪惊愕的样子,故意冲着她甜甜一笑,“你说。”

若雪一惊,自然知道自己惊醒了沈昔,下意识要跪下,沈昔一把拉住,力气太小没拉住,反被带了下,忘记了自己还是个小孩子身形了,有些无奈的看着若雪,开个玩笑,咋又跪下了。

“你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喜欢跪着,你家主子我没那么小气。”

若雪正经回道,“若雪脑子笨,不通世俗,来时请教了同军营的好友,说若是有得罪的地方先表达歉意。”

沈昔无语的看着若雪,哪家表示歉意也不是下跪的,你这扑通一跪确定不会火上浇油,误人子弟呀。

“哪个教你的蠢办法,以后别听她了,都是本小姐的人还是听我的,以后别跪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上课了。”沈昔伸了个懒腰,往屋里走。

所谓兴高彩烈的去上课,颓废丧气的放学就是沈昔了。

一放学回到院子里的沈昔叹了口气,脸上写了两个字疲倦,这世家小姐也没那么好做呀。

比她上学的时候还狠,一月就休息一天不说,这要学的东西也太多了,学文学武也就算了,女子还要学琴棋书画舞蹈女红厨艺等涉及了,这一天课上的她脑瓜子嗡嗡的。

“也不知道学院想培养什么养的女子,恐怕毕业后上的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这又何必困在后院,都可以做个官了。”

沈昔随便感叹了一句,一边的若雪听见了,“姑娘有所不知,凡是太师学院毕业的学子哪怕是女子也可以考科举,是先帝的旨意。”

“我似乎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若雪犹豫了会,想到之春对自己吩咐,对待沈昔就如同对待她一样,继续说下去。

“学院成立几十年,少有女子毕业,学院招收学生本就甚少,所收女子大多都为世家女子,往往读了一年的女子班就不读了。”

“女子班?”

“姑娘今年所学是女儿家该涉及的管家,琴棋书画,厨艺等,是一个当家主母该会,第二年便会安排和男子一起上夫子的课,学经论论时事。”

“所以进来的女子大多都是学完了怎么当一个端庄尊贵的主母就回家了。”

沈昔托着下巴,“这不可惜了。”学了这么久就为了做个当家主母,一辈子就困在了后院,所学不能得到施展。

若雪不解的看着沈昔,她能看得出姑娘是真的觉得可惜,为什么呢,“安稳一生对于一名女子足够幸运,若雪的母亲曾经说过相夫教子她觉得很幸福,能遇到父亲更是她幸运。”

“那是你母亲足够幸运,遇上了一个好人,当两人真心相爱,互相尊重,这就是值得,不然一身抱负困在后院,岂不是浪费。”

说完,沈昔转头,“你呢,若雪你的武艺留在我身边不浪费吗?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斗舞小说 » 沈昔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撞破质子真面目,我俩开始互演》最新章节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