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我在昆仑镇守百年!》小说最新章节,杨晨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张进文是皖徽理工大学,唯一一个教授中国文学的老师。皖徽理工大学有两大奇葩:一是理工院校居然开设有医学院课程。二是外国语学院,开设有中国文学课程。而这门课,只有张进文一个老师任教。校内有传言,张进文曾是

书评专区

张风:不错不错。

我在昆仑镇守百年!

我在昆仑镇守百年!》免费阅读

张进文是皖徽理工大学,唯一一个教授中国文学的老师。

皖徽理工大学有两大奇葩:

一是理工院校居然开设有医学院课程。

二是外国语学院,开设有中国文学课程。而这门课,只有张进文一个老师任教。

校内有传言,张进文曾是国内顶尖文科院校“京大”的文科学长。

因与京大校长理念不符,主动离职。

而后被故交-皖徽理工大学校长邀请来校任教,特地在外国语学院开设一门中国文学课程。

唐晨作为弹药工程专业的学生,同时也在兼修英语专业,所以也上了张进文三年的课了。

十分钟后,杨晨到了张进文办公室。

只见一个西装革履,梳着背头的俊朗中年男子,专心致志的看着手机,见杨晨过来,顿时眼中放光。

“杨晨,过来,看看这只票咋样?”

杨晨一听,心道果然!

凑上前去,扒拉着张进文手机上的股票,从基本面到技术面一顿分析。

半小时后,给了个操作建议。

“还得是你脑瓜子好使!”

张进文听着杨晨的分析和建议,不由得赞叹。

“那可不是,毕竟指望着这个过活呢!”

杨晨尾巴翘的老高了。

张进文给杨晨丢了个白眼,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块玉佩,宽约三厘米,长约五厘米,洁白剔透。

随手丢给了杨晨。

杨晨一把接住,满脸疑惑。

“张老师,分析股票基金啥的,作为多年韭菜,我还是有点防割经验的!可要说金玉品鉴,就真触及我知识盲区了哈!”

杨晨确实不懂玉石的价值鉴定,只觉得这块玉佩拿在手里,十分温润厚重。

玉佩正面的右上角,还刻有一个“侠”字。

“谁让你鉴定了,送你的!”

“谢谢老师。不过,这东西,不贵吧?”

杨晨一边问,一边将玉佩往兜里揣。

张进文见此不由得嘴角抽抽。

贵又能咋滴?也没见你有还我的觉悟!

“不贵不贵,十块八块的普通和田玉。就当你这几年带我炒股赚钱的分润了。”

听着张进文毫不在意地话语,杨晨内心微微感动。

虽然自己不懂玉的品阶,可手上这块玉,从美观和手感来看,都不像是十块八块地东西。

男人间的感情,从来都是这样粗犷。

一切尽在不言中。

“对了!”

张进文补充。

“玉可贴身佩戴,人养玉三年,玉养人一生。这个说法,也不一定就是空穴来风。”

杨晨一听,便低头左右打量。

自己也没个内兜啊!

这玉佩也没个挂绳。

思量之后,便将玉佩压在了右侧皮带之下,紧贴小腹。

“听说你打架了?”

张进文突然冷冷的一句话,让杨晨一楞。

果然,终究还是奔着这事儿来的。

虽然自己跟张老师没事儿的时候,可以尽情打趣。

可杨晨知道,张进文是个原则性很强的人。

这也是杨晨唯一惧怕他的地方。

“还打输了?”

杨晨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张进文又问了一句。

杨晨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敢情你不是为了打架这事儿,而是为了打输了这事儿?

“也……不算输了!”

杨晨挠了挠脑袋,憨憨地说道。

“这事儿我都听说了,咱们读书人嘛,该出手时就得出手!”

“老师,这话可不像您说的啊?跟您人设不符!”

杨晨直接懵逼。

“哼!”

张进文往后一仰,靠在座椅上,缓缓说道:“道理,是讲给讲道理的人听的。不讲道理的人,你得想办法让他听你讲道理!”

“自古佛门有怒目金刚,道门有雷霆手段,儒家有书生意气,兵家有绝户大计。女人被人抢了,别人还都找上门了,若是这样都不敢出手的话,那你今天就得跪在这听我讲话了!”

张进文一番霸气言论,惊的杨晨冷汗直流。

“听说你完后晕倒了?”

“是!”

“这事儿不可轻视,回头给你个地址,你找这个老中医看看!”

“行!”

敲打到位,张进文随即又转移话题。

“接下来暑假干什么去?”

“可能,想去简单的旅个游,明年毕业了,可就没什么机会了。”

“唔,这个想法不错。自古就有读书人仗剑游学一说,不过近代读书人都把游学这事儿荒废了。你这趟也勉强算游个学了吧。”

杨晨一听,突然感觉自己本可以自在随心的旅游,好像变成了学科任务。

随即试探性问道:“老师,完后不得让我写游记,游学报告啥的吧?”

“滚蛋!”

“得勒!”

……

一出教务楼,杨晨微信就收到了来自张进文发送的位置。

杨晨微微一笑,很感激有这么多关心自己的人。

打了个车,按照张进文发的地址,来到淮南城西一个小巷子。

目的地是一个路边中医馆,门上挂着块古朴泛黄,一看就很有年代感的木匾,匾上用瘦金体刻着三个字“大化堂”。

比起门匾的大气,门店可就寒酸多了。

只有一个老中医和一个抓药的大妈。

杨晨进店,坐在问诊老中医的对面。

“小伙子,哪儿不舒服?”

“大夫您好,是张进文张老师推荐我来的。”

老中医一听,微微颔首。

而后杨晨如实说了自己两次晕倒的事情。

老中医听完一语不发,品了半天,而后缓缓说道:“你是张进文的弟子?”

弟子?杨晨感觉这个称呼有点别扭,可能老中医都喜欢古人那一套措辞吧。

“是的。”

老中医起身,来到杨晨背后,按照杨晨此前所说,左右手拇指按在杨晨后脖颈两根大筋与耳垂之间的凹陷处。

“是这里痛吗?”

“是的!”

“按着还痛吗?”

老中医问的时候,稍稍加重了力道。

杨晨仔细感受,却并无痛感。

“不痛。”

“嘶!”

杨晨回答完后,一听老中医吸了口气,心中便咯噔一下子。

“大夫……严重吗?”

求医之人,最怕医生砸吧嘴,或是倒吸气,或是一边看单子,一边看自己,完后还来一句:“想吃啥吃啥”。

“不严重!”

老中医边说,边回到座位上,略微思考。

“小腹处就不用多说了,你刚刚也说过,打小练习八极拳。八极拳乃是内外兼修的拳法,外功你还不错,内功可能不得其法。在根据你女……前女友传递的信息来看,跟你过手的人,可能有点内功底子,打入了一道真气,在扰你气海。”

“本来,算是个大事儿,不过目前看来,你这风池穴,才是大问题。”

杨晨一听,顿时懵了。

不是因为怕了,是因为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若是不信,那直接走人就是。但是张老师这么时尚的一个人,他推荐的,应该靠谱吧。

若是信,如大夫所说,那自己这情况,怕就真的不简单啊。

纠结半天,杨晨觉得还是先听听老中医怎么说。

“那咋办呢医生?”

“小伙子不要着急。从唯物主义的角度,凡事得搞清原理,才能对症下药。凡事都要辩证施治,你们大学生,老师不会没教这个道理吧?”

杨晨被老中医训教,讪讪的不说话了。

“人体,本身就是一个封闭场。除了食道,气道,谷道之外,就只有风池穴,与外界相连。”

“风池穴,乃风邪积蓄的地方。外界邪风从风池入体,囤积在这里。而风为阳性,其性轻扬,很容易便从风池穴漂浮汇聚到头顶之上,引起头痛。这就叫风邪,又叫中风。”

“一般中风,从风池到头顶的整个后脑,都会隐隐作痛。而且按压风池穴,也会有痛感。”

“可你这,就奇怪了。按你所说,只有风池两穴和风府穴这一条线上有偶发痛感,而且按压时,是没有痛感的。”

“所以,你这是邪风入窍早期,邪风尚不顽固,跟你所说的时间也对的上。风池积蓄的风气,没有侵害人体,或者还不足以侵害人体。但这个隐患,迟早坏事儿!”

老中医不愧是老中医,用平常的话,深入浅出地讲述了原理。

杨晨听的明明白白,但始终觉得,咋就这么离谱呢?

“大夫,冒昧问一句,穴位这个东西,到底是个啥?以前听说国外某医学杂志发刊,称中医穴位都是假的。因为解剖刀一刀切下去,并无他物……”

眼见老大夫表情越发难看,杨晨说到后边,索性没声儿了……

老中医怒哼一声,满脸不屑,“西医?西医懂个球!一群只知道开刀割肉的莽夫。就连西药,都是华夏外丹道玩儿剩下的东西。确实,手术、西药,治病来的快。但这都是竭泽而渔!用药不讲究主引相辅,用器不懂得内病外治,只会伤人元气,还妄谈穴位……”

老中医越说越气,越发激动。但见杨晨还是一脸敷衍的表情,更是愤懑,冷不丁不知道从哪儿抽出一根银针,翻过杨晨正在号脉的右手,呲溜一下扎在虎口位置。

只觉的银针破皮的时候,有如蚊虫叮咬微微一痛,然后便是麻麻的……

杨晨见明晃晃的一根银针扎在自己手上,先是一脸懵逼,而后心道一声卧槽!

“大夫,以…啧丝…干…森么……”

杨晨张嘴欲问,但一开口,舌头翻动便不圆润了,再到后面,干脆连嘴巴都是麻木的了……

见杨晨说不出话来,老中医得意一哼,拔下银针。

杨晨顿时便又恢复了对嘴脸的掌控。

“这这这…大夫,啥情况啊这是?”

“此乃合谷穴,以秘法灸之,小可镇痛,大可麻痹人体。现在,你还觉得穴位是假的吗?”

杨晨一听,顿时惊的说不出话来。

看来张老师介绍的医生,在自己的专业内,果然有两把刷子。

揉了揉下巴,杨晨现在对中医,至少是眼前的老中医,是十分信服的。

“那医生,我这个病吃什么药呢?”

“你这病啊……无药可治!”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斗舞小说 » 《我在昆仑镇守百年!》小说最新章节,杨晨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