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农门小神医》杜二白苏晚秋小说免费阅读

翌日,刚刚破晓时分,杜二白便从床上弹了起来。他觉得浑身充满力量,憋着难受,光着膀子在院子里劈了一大堆柴,才终于消停下来。简单用罢早饭以后,杜二白便牵着阿黄,扛着犁出门了。“老子还没吃早饭呢!又给你卖苦

书评专区

高卧北:我的书,必须五星好评!

农门小神医

农门小神医》免费阅读

翌日,刚刚破晓时分,杜二白便从床上弹了起来。

他觉得浑身充满力量,憋着难受,光着膀子在院子里劈了一大堆柴,才终于消停下来。

简单用罢早饭以后,杜二白便牵着阿黄,扛着犁出门了。

“老子还没吃早饭呢!又给你卖苦力?”阿黄抱怨。

“田埂上有青草,你随便对付两口。”杜二白安慰道。

村南头有个小卖部,售卖些油盐酱醋,酒水零食。

杀猪的张屠夫在这里摆着一个肉案,用磨刀棍将剔骨尖刀刮得咣咣作响。

远远望见杜二白走来,张屠夫板着脸问道:“臭小子,你上次赊了我一斤二刀肉,啥时候还钱?”

他浑身肥膘,满脸络腮胡子,看着有些吓人。

杜二白放下犁说:“张叔,我最近手头实在没钱,要不我帮你把田犁了抵账怎么样?”

“哦?”

这个季节,农田里的油菜已经收割,接下来就准备打田插秧。

张屠夫整天忙着杀猪卖肉,没空管田里的活儿,杜二白一句话正说到他心坎上。

“现在请人犁田怎么的也得一百块工钱,我帮你把活干了,抵了账,你再付我八十块怎么样?”杜二白恳切道。

小卖部的老板李大友帮忙劝说道:“老张,你那块田可有一亩多,这活够他干到天黑了,一百块不亏。”

“就是,二白这孩子也不容易,要照顾生病的妹子。你杀了那么多猪,做点好事积点德。”另一个买肉的顾客也帮着腔。

张屠夫将刀往桌上一扎说:“那行,不过我只给你七十块。”

生意人就是精明,任何时候都不忘讨价还价。

“行吧!”杜二白痛快地点了点头,然后扛起犁往田野走去。

“你拽什么绳子?老子刚吃了口开胃草。”阿黄不情不愿地跟了上去。

张屠夫望着一人一牛远去的背影,不太放心地说:“看他这小身板,就怕活干不利索,到时候我还得再去给他擦屁股。”

来到张屠夫家那一亩二分田,杜二白望着满眼油菜砍过后留下的硬茬,叹了口气说:“才这么点活,有点不够干呀!”

刚刚他体内靠劈柴强压下去的力量,此时又蠢蠢欲动了。

阿黄伸过头套上犁,吐槽道:“出力的还不是老子,你在装什么大尾巴狼?”

“大哥,给点面子,这点活干完,放你去吃草。”杜二白说着好话。

“这还像句人话!”阿黄将胃里的草反刍出来,歪着嘴咀嚼。

亮银色的犁铧破土而入,如同利剑出鞘。

表面上看是阿黄在拉犁,实际上杜二白出了大半的力气。

一人一牛,像两条疯狗一样,在田里来回奔袭。

一边跑,还一边斗着嘴。

田野中其他的农夫都看傻眼了,这瘦猴似的杜二白,打了鸡血了?

耕个田而已,搞得跟奥运会百米冲刺一样。

不到一个小时,一亩多的田,便全部翻了一遍,空气中散发着泥土的湿润气息。

“可以了嘛,老子要吃草去了。”阿黄小喘着粗气,颇不耐烦。

“你去山上还是河边?”杜二白问。

“河边,那里的草水分多。”阿黄一努嘴道:“你把这牛鼻绳给老子取了,出气怪不舒服。”

杜二白只好依它所言,取下牛绳绕在犁上,还不忘叮嘱道:“吃饱了就回来,你可不准吃人家庄稼。”

“老子晓得,你莫啰嗦!”阿黄头也不回地往河边去了。

……

杜二白扛着犁回到小卖部,朝张屠夫喊道:“张叔,活儿干完了,给钱吧!”

张屠夫见他回来,一瞪眼道:“你小子耍老子呢?这才下田多久就干完了?”

杜二白挠了挠头说:“要不是阿黄说他没吃饱,身上没劲,我十分钟前就回来了。”

李大友从屋里钻出来说:“二白,我当你是个诚实孩子,刚才还帮你说话,你咋干活光糊弄事?”

“就是嘛,年纪轻轻不学好,尽想些歪门邪道骗钱。”张屠夫满脸鄙夷。

“我没骗人呀,不信你去看,我真的把田给你犁完了。”杜二白争辩道。

小卖部前聚着几个无所事事的闲人,此时听了这事的来龙去脉,都是一脸不信的表情。

“不到一个小时犁一亩多的田,你蒙谁呢?”

“照你这速度,全村的田都让你一个人种就行了。”

“老张,他是不是看你面善,好欺负呢?”

……

张屠夫不由得摸了一把自己的络腮胡子,老子这长相也能叫面善?

他朝杜二白摆了摆手说:“去去去,我懒得跟你个小屁孩计较,我就当没这回事,你把那一斤猪肉钱还给我就成。”

“什么叫我还要还你一斤猪肉钱?现在是你欠我七十块钱。”杜二白理直气壮。

“你小子今天非要跟老子胡搅蛮缠?别说老子手里拿着刀,就是这巴掌下来,也能把你扇个半瘫痪。”张屠夫神色恼怒道。

李大友连连叹息道:“难怪村里计划要把振南广场拆了,看看他杜振南的孙子,都沦落成什么样子了。”

“不许你说我爷爷!”杜二白厉声道。

“我说错了?你家里是困难,但也该行得端坐得正,跑来坑蒙拐骗,是给祖宗丢脸。”

李大友这话说完,其他人都是一片讥笑嘲讽之声。

“你们都没去田里看过,就认定我在骗人?”杜二白望着眼前这一张张扭曲的笑脸。

“这有什么好看的?根本不可能的事。”张屠夫冷哼道。

“那好,张叔,你跟我下田去看一趟,要是我把田给你犁完了怎么说?”

“不可能的事,瞎耽误功夫。”

杜二白冷笑道:“去一趟就几分钟的事,你是不是不敢?”

张屠夫将尖刀往桌上一拍道:“老子不跟你计较,你还杠上了。”

“你要是真这么快干完了活儿,老子给你三百块。”

杜二白气定神闲地对李大友等人说:“那好,你们都可以做个证人,我要是撒了谎,也给他三百块。”

“你个穷鬼,一斤肉钱都还不上,还一张口就是三百块。”

“反正我们没事,就陪你走一趟。”

“你小子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等下有你好看的。”

……

众人哂笑,在杜二白的带领下往田野走去。

清晨的太阳洒下万道金光,将松软的泥土照得暖意洋洋。

不少昆虫都从土壤里钻出来,舒服地沐浴着阳光。

张屠夫围着自家的田埂足足转了三圈,终于颓然坐在草堆上,满脸惊讶地问道:“这怎么可能?”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斗舞小说 » 《农门小神医》杜二白苏晚秋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