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慷慨悲歌最新章节,荆耽慕容寒山小说免费阅读

众人头低的更低了,有的甚至把头埋进了雪里。比如山中老鬼,藏在十七个僵尸身后,整个人都躲进了雪中。荆耽道,“记得我来时,你们就是这般模样,如今我要走了,你们还是这般模样。要做什么?”众人沉默,没人敢说话

书评专区

慷慨悲歌

慷慨悲歌》免费阅读

众人头低的更低了,有的甚至把头埋进了雪里。比如山中老鬼,藏在十七个僵尸身后,整个人都躲进了雪中。

荆耽道,“记得我来时,你们就是这般模样,如今我要走了,你们还是这般模样。要做什么?”

众人沉默,没人敢说话。

荆耽笑了声,道,“倒与我无关。”

荆耽转过身,面向一百零七个大汉,道,“你们是西风六客?”

为首大汉依旧低着头,道,“是,是。”

一个大汉惊呼道,“西风六客与孤鸣剑客并无仇怨!”

荆耽道,”我杀的人,也没多少与我有仇怨。“

为首大汉悄悄抬起头,又赶忙低下,问道,”孤鸣剑客要杀吾等?“

荆耽摇了摇头,道,“听说西风六客喜欢结交天下侠士,好乘风游,朝天山,暮东海。”

大汉不敢抬头,深怕一句话说错,便不在了人间,道,“小小六客,入不得孤鸣剑客的眼。”

“确实入不得。”

这话并非荆耽说的,而是释贞空说的。

大汉微怒,却仍然低着头。

荆耽回头问道,“你是谁?”

释贞空觉得耻辱,孤鸣剑客认识小小的西风六客,竟然不认识他!西风六客修为不过无形,出身更是平凡。。。华兴寺也算是世间顶尖门派。

释贞空只觉的孤鸣剑客是在故意羞辱自己,只因为他插了一句嘴,只因为他打断了孤鸣剑客的问话。

在释贞空的眼里,荆耽俨然成了一个瑕疵必报的小人。

释贞空不敢把心里的愤怒表现出一点,单手念佛,施礼道,“贫僧师承华兴寺,法号释贞空,人称听骨头陀。”

荆耽冷哼一声,道,“身为华兴寺的和尚,凶名在外,竟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释贞空道,“有人道是凶名,贫僧却认为是威名。”

荆耽道,“据我所知,华兴寺都是些救苦救难的和尚。怎还会有你这么一个杀人如麻的头陀?

释贞空道,”救人者救人,杀人者杀人,但救人者不能杀人,杀人者却能救人。“

荆耽点了点头,道,”此话倒有些道理。佛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想来,所谓的佛,也都是如你这般的杀人魔头吧。“

荆耽说到此处,又笑了,道,”如此说来,我也能成佛。“

释贞空道,”佛就是佛,魔就是魔,魔成不了佛,佛却可以入魔。所以你成不了佛,我也成不了佛。“

荆耽放下了虚浮在剑柄处的右手,道,”是,我成不了佛。“

周昭妍大喊道,”为何成不了佛?“

周昭妍已经赶到,脸上仍有些许潮红。

不过来人只有她一人,向身后眺望,依稀还能看到一个人影,踩着荆耽留下的脚印,慢慢的赶路。

释贞空道,”孤鸣剑客成不了佛,是因为他不修佛。贫僧成不了佛,是因为贫僧杀孽太重。“

荆耽的手又摸上剑柄,突然问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和尚为何修佛?”

释贞空道,“和尚出家的理由唯有三种,一种是脱离苦海,一种是解救世人,这第三种便是为了成佛。”

荆耽问道,“那你又是哪一种?”

释贞空道,“贫僧三种皆是。”

这一刻,释贞空的身体散出佛光。

释贞空看向林间的飘雪,道,“出家前,是为脱离苦海。出家后,是为成佛。再之后,便是为了解救世人。”

荆耽道,“杀人,如何救世?”

所有人都能看到释贞空身上的佛光。

佛光,照亮了黑夜。

佛光驱逐了人的恐惧与愁绪。

一百零七个大汉纷纷抬头看去,长白山鬼也从雪下钻出。

周昭妍的心忽然平静,这一瞬间好像想明白了什么,但却抓不住那道契机。

荆耽的心也不再纠结。

逃,不可能逃。

决斗,也不能决斗。

荆耽才不愿做一个只会逃避的人。

这一瞬间,荆耽终于想明白要怎么做了。

找到冰夷,杀了他,即便这会很难。

但还有一个月的期限不是。

释贞空的话好似佛音,“救人,一次只能救一人。杀人,杀一恶人,却能避免十人,百人,千人丧命。”

荆耽笑道,“我也是恶人。”

释贞空声若洪钟,道,“是,你是恶人。”

荆轲道,“你想杀我?”

释贞空的声音越发的洪亮,道“我要杀你,也必须杀你。”

荆耽的手握住了剑柄,问道,“你摸到了第六境的门槛?”

荆耽冷笑一声,道,“可你还是无法胜我。”

释贞空说话像平常一般,但更加平静,声音也更大,震的人气血翻涌。

释贞空道,“胜者生,败者死,不过一死耳。人生来,就是赴死的。”

小和尚突然睁开了双眼,望向释贞空。

释贞空道,“你可知,我为何喜欢骨头断裂的声音。”

荆耽心如静湖,不发一言,怀抱长剑,右手紧握剑柄。

释贞空又道,“骨头能传导人灵魂的声音。我每次杀人,都不会把他杀死,而是挑断他的手筋脚筋,用方便铲亲手敲碎他的每一块骨头。我想从中找到灵魂的声音,我想知道灵魂,究竟是什么样子,能发出什么声音。”

荆耽道,“好一个恶僧,你永远也成不了佛。若是你也能成佛,那漫天的诸佛都该死。”

释贞空突然大喝,“安敢侮辱佛祖!”

释贞空的身后金光四射,一座骷髅佛祖盘坐莲花,金身法相占了半个天空。

荆耽道,“天能骂得,神能骂得,怎就佛祖骂不得?”

小和尚退出了很远。

周昭妍也退后很远,和小和尚站在了一起。

强者的决斗她无法参与,也不能参与。

决斗为何称之为决斗,首先它是一对一的,其次便是一人生,一人死。

王韶莹已经跟了上来,站在周昭妍的身旁,道,“是决斗?”

周昭妍道,“是决斗。”

王韶莹问道,“他会死么?”

周昭妍道,“不会。”

王韶莹叹了口气,道,“那就是说,死的一定是头陀了。”

周昭妍道,“一个无自然,一个半步无上虚,死的一定是头陀。”

王韶莹握紧了拳头,喃喃道,“知死亦为。。。”

王韶莹又问道,“明知是死,头陀为何还要决斗?”

周昭妍望着那座骷髅,道,“生,是苟且偷生,一辈子停步无为。死,便是死战,或可,万分之一的可能,或可步入无上虚。”

周昭妍偏过头,道,“他的顿悟由孤鸣剑客而起,只能由孤鸣剑客结束。”

王韶莹搂住周昭妍的胳膊,脑袋也靠在了女人的肩膀上,慵懒的道,“我多么希望这万分之一的可能,会成为事实。”

小和尚双手合十,念了句“阿弥陀佛”。

周昭妍的身体一僵,脸上的潮红还未退散,道,“永远也不可能,因为这可能连万分之一也不到,甚至一点点可能也没有。就像扔进大海的一根正在燃烧的火柴,根本不可能点燃大海。”

周昭妍回过头,道,“痴心妄想,莫过于此,就像你。。。”

王韶莹打断道,“你就那么信任他?”

“信任?”

周昭妍望向飘雪中的男人,孤独,只有孤独。

周昭妍冷声道,“是忠诚,他是我的主人。”

王韶莹整个身子都钻进了周昭妍的怀里,声音软糯,道,“你是我的主人。”

小和尚又念了句“阿弥陀佛”。

王韶莹望向小和尚,道,“你这小和尚,想犯色劫?”

小和尚不答,望向雪地里的剑客,妄想从中寻到破绽,或是躲避王韶莹勾人魂魄的眼神,却不离开。

周昭妍笑了,道,“他在用你练定力。”

王韶莹刚想起身,又被周昭妍拽住,抱的很紧。

王韶莹抬眸道,“既然要练定力,他为何不再离我近些。”

周昭妍冷声道,“他还是个小和尚,定力还没那么强。你也要离他远些,莫要毁了他的佛心。”

王韶莹笑了,她知道这个女人已经离不开她了。

王韶莹又望向剑客,望向剑客怀中的剑。

那把剑很平凡,却已经杀了无数人,其中不乏强者。

那把剑若非凡剑,应当早已入魔。

而如今,那把剑也有了魔剑的气势。

没有人注意这里,所有人都看向头陀和剑客,眼睛也不敢眨一下,深怕错过这场大战。

“佛陀法相!”

释贞空和骷髅佛祖融合到了一起,身体变成了骷髅,整个人高大了一倍。

荆耽的剑还在鞘中,手却握的很紧。

来者骷髅,无筋脉,无脑浆,无心脏,无喉咙,一时之间,荆耽竟无从下手。

不想了,既然是个骷髅,便拆掉他的骨头,粉碎他的骨头。

也容不得荆耽再想,释贞空已经舞弄着日月方便铲冲了过来。

此时的方便铲在释贞空的手中感觉很小,一只手挥舞绰绰有余。

荆耽的剑还未出鞘。

王韶莹看向近在咫尺的俏脸,道,“他为何还不拔剑?他要寻死?是觉得自己罪孽深重,要让佛祖惩戒他么?”

周昭妍道,“佛祖也无法收了他,何况早在七十年前神佛就离开了这片宇宙。”

小和尚突然道,“他在等。”

王韶莹回头问道,“等?等什么?”

小和尚的双眼冒着金光,道,“他在等出剑的机会。“

周昭妍道,”真正的剑客在对敌之时,只会出一次剑,出剑人必死,也只需一剑。”

王韶莹道,“孤鸣剑客杀人并不只用一剑,他会出无数剑,直到把人的身体搅碎个稀巴烂他才欢喜。”

周昭妍道,“他并不欢喜,他只是在练剑而已。他无时无刻不在练剑,吃饭,睡觉,走路,即便是在杀人的时候,他依旧是在练剑。什么人才会无时无刻的在练剑?”

小和尚的双目中的金光穿过雪织成的网,道,“只有无时无刻不在面对死亡压力的人,才会无时无刻的不在练剑。”

周昭妍道,“没错,他杀人无数,但人皆该死。他杀的人不是燕赵盟的任务,就是要杀他的。而燕赵盟要杀的人,都是恶人。要杀他的人也都该死。”

周昭妍此时已然变成了荆耽最忠诚的奴,她所做所想所说,皆是从荆耽的角度出发。

周昭妍此时也终于有了一点死士的样子,但也并非单纯的死士,甚至,可以说是心腹。

她有些想明白了,她生来就是要做死士的,如今更是归属于荆耽。但荆耽从不需要死士,那她也不需要想什么。

荆耽做什么,她便做什么。

荆耽要她做什么,她便做什么,即便是死,即便是要她的身体。

王韶莹垂下了头,道,“人死便死了,又何故把人的身体搅碎,即便,即便那些人。。。”

王韶莹说着,也说不下去了,她也觉得自己很没理。

人是要杀他的,他怎么杀人都不为过。

人是必须要死的,怎么杀人也不过是一种方式罢了。

周昭妍突然道,“孤鸣剑客杀人从不只用一剑,但他只会出一次剑。”

王韶莹抬起头,问道,“他只出一剑,却不杀人,又如何能胜?”

周昭妍终于笑了,道,”因为他够自信。。。“

小和尚打断道,”因为他的剑够快,快到对敌来不及出招,他已经把对方的身体刺烂。“

三人不再说话,因为飘雪中的两人已经离得很近。

三步。

荆耽松开了手。

两步。

荆耽握住了长剑。

一步。

剑出。

寒光若网,若漫天星斗,若过江之鲫。

一剑尽出,出百八十剑。

剑归鞘。

方便铲坠落。

方便铲落入雪中,不见。

释贞空倒地,尸体四分五裂,染红了白雪。

众人屏住了呼吸,久久不敢吐出气息。

交手不过刹那间,出剑收剑也不过眨眼一瞬。

释贞空到死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他甚至都没看到荆耽出剑。

释贞空到死也未能看清杀死他的那把剑,是什么模样。

”呼“

也不知是谁率先吐出了长气,众人才想起了呼吸。

众人瘫倒在地,在荆耽出剑的一瞬间,众人都看到了仿若地狱的尸山血海。

小和尚盘坐雪上,却不沾雪,双手合十,默默诵经许久,才道,”我能猜到他的剑法精妙,却想不到竟是如此精妙。“

周昭妍坐在雪里,王韶莹坐在她的腿上。

王韶莹喘着粗气,道,”如何算的精妙,无非是快罢了。“

小和尚睁开了双眼,暗含金光,捏起手决在空中画了半圆,半圆泛着金光,金光之中显现出释贞空四分五裂的尸体。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斗舞小说 » 慷慨悲歌最新章节,荆耽慕容寒山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