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宁豆腐《凡人一剑》林是非张梦雪小说免费阅读

离开自己的小世界,抬头看向这正门的老人。摇椅随着山林间的清风,前后摆动,却没有一丝丝违和之感。旁边,一棵巨大的古树,粗壮的树干要有九人方可环抱,枝繁叶茂,层层叠叠,如蘑菇盖一般支撑开来。古树洒下树荫,

书评专区

凡人一剑

凡人一剑》免费阅读

离开自己的小世界,抬头看向这正门的老人。

摇椅随着山林间的清风,前后摆动,却没有一丝丝违和之感。

旁边,一棵巨大的古树,粗壮的树干要有九人方可环抱,枝繁叶茂,层层叠叠,如蘑菇盖一般支撑开来。

古树洒下树荫,为树下的执剑长老遮挡阳光,而含羞草一般的叶子倒垂而下,贴近地面,风吹而动,芊芊舞姿婀娜动人。

“长老,这是新来的弟子林是非,他已在剑阁取到剑了,在入弟子规房前,还请你查验。”

说完半响,竖掌施礼的宋一平依旧没有得到回应,抬头瞄向躺在摇椅上。

昏睡的长老毫无反应。

宋一平露出惊讶的表情,这长老爱打瞌睡是出了名,没想到今天倒是被自己碰见了,只好转过头对林是非颇为无奈地说道。

“看见执剑长老旁边的那棵挂红绳的大树了吗?去吧,用你的剑碰一下它那长长的叶子。”

站在身后的林是非这才点了点头,迈着小碎步走了过去。

树下的台阶显得有点高,个子矮小的他还需要用手支撑才能爬的上去。

一旁的摇椅,有序地发出‘咯吱嘎吱’的声音。

林是非看向熟睡的老人,他脸上的皱纹在岁月斧手的刀割中,留下深深的痕迹,两鬓斑白的头发贴在耳边,呼吸平静的面容之上泛着一层薄薄难以发觉的青光,枯黄的双手交叉抱于胸前。

如果不是一身叶山道袍,很可能林是非认为眼前的就只是一个有些疲倦,在田野间睡着了的老农。

默默站立盯了许久,直到手中紧紧握着的小竹传来一丝凉意,林是非这才想到自己眼下的正事,赶紧走到树下,伸手在最低处拽住一支树杈。

古树树叶一阵抖动,抗议着他这看似有些粗鲁的动作。

在宋一平张大眼睛期待着能有什么事情发生的时候,林是非手中的剑就这么悄无声息地碰了上去。

耳边吹来阵阵清风。

树叶缓缓飘落,分不清是风动还是树动,宋一平昂首注视前方,负手而立。

树叶上,微微颤栗,不过是转瞬即逝。

林是非将剑尖又反复碰触几次,仍是没有反应。

良久,失落涌上心扉,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或者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对自己抱有幻想才对。

林是非满面愁容,松开抓住树枝的手,可能无意间的紧张之感,汗水竟然铺满了手掌。

唰~

挣脱开枷锁的古树树枝,如同脱缰的野马纵情放肆摆动,似乎是在嘲笑身前这个已经低头不语的少年不该过来一般。

林是非如进京赶考的秀才落榜一样呆呆愣在原地,低着头不言不语。

难道真的是一无是处吗?连你这个植物也这般对我!

手中握着的小竹似乎更紧了一些。

“哎…”

宋一平轻声叹出了惋惜,摇头无奈着什么。

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真的是什么事情没有发生,早在之前来的路上宋一平已经把这颗挂着红绳树的作用跟他说了个一二。

此树名为含羞古树,是专门用来检验兵器内敛气息的,越强的兵刃,含羞树的叶子反应越是巨大。

相传当年叶山开山祖师爷,断情道人刚来到此地之时,看见此树,心有灵犀,手中之剑断情碰上之时,含羞树是眨眼之间绿叶全部变黄,干枯,落光,五年之后,方才再次发出嫩芽成长至今。

半响,林是非带着不甘退了回去,也想明白了或许自己并不是这块料,一个农家孩子安心回去种田不就完了?何必趟这蹚浑水呢?

执剑长老还是在那把摇椅上随风浮动般地摇晃,没有任何要被打扰的意思。

“没有关系,你要相信后天的努力可以改变一切。”

宋一平看着林是非,鼓励地说着连自己都想反驳的话。

林是非勉强挤出笑容。

“我知道,谢谢师兄。”

宋一平还想说些什么,张开嘴,只是话到嘴边却又无力地咽了下去。

“我们上去吧,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弟子规房的人了。”

“嗯。”

林是非低下头,显得有些失落。

宋一平只得拍了拍他的肩膀。

“走吧。”

山间,一高一矮两人,一前一后沿着台阶走着,只是后面矮小一些的明显耷拉着脑袋,想着自己的心事。

此时已是日落西山,长天晚霞,火云燃烧着一天的余辉,不时有几只仙鹤穿梭其中,好不自在。

咯吱咯吱~

摇椅吱吱作响,黄昏将近。

睡了一天的执剑长老舒展双臂,伸了个懒腰,深呼吸缓缓起身,减轻了重量的摇椅,摇晃的却是更加卖力。

正当长老要准备离开此处回山峰之时,眼角的余光扫过之处,却生生停住,怎么也移动不开,离不开那颗含羞树。

常年在此休息的执剑长老早就熟悉了树上的一枝一叶,凭借气息都可觉察出上面的一分一毫,而此时,他的眼神却仿佛是黏了胶水一般粘在今天的那片叶子上,眉宇间不停颤抖。

“这个?!”

有惊讶,也有疑惑。

叶山脚下的弟子规房是入门弟子学习本门《三清玄》的开始之所,在修行达到可以御剑之时,方可在山腰云层之上的云界研习精进,只有少部分弟子修习五年以上,才能御剑飞去云界。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里才是真正的叶山。

弟子规房正中间是一个练武台,正四边形的外框,一个大大的太极圆图绘在中央,有天圆地方的寓意,练武台四周坐落着各个弟子的的独门别院,整齐的排列。

清晨,鸟鸣伴剑舞;黄昏,夕阳映沉思。

林是非的院落在靠近边缘的地方,所以可以享受着那份难得的宁静,在弟子规房的监督执事,毕长老传授林是非基本的《三清玄——御剑篇》口诀之后,剩下的就要靠他自己去摸索修炼,日升而起,日落而息,每天都过的简单而又清闲。

不过除了修炼外,林是非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看着小竹发呆中度过的。

如果还在小松村会怎样,如果没有那场意外又会怎样。

毕长老看出林是非有些孤僻,便要求他每周都要去练武台上与弟子规房的师兄弟们一同切磋交流,一来想的是可以相互促进,有利于修行,二来也是可以让林是非敞开胸怀,尽早融入这个大家庭当中。

由于大部分时间弟子规房的弟子都是独自修炼,所以除了膳食时间之外,练武台反倒成了规房弟子们最常驻足的地方。

林是非不敢有违监督长老的指令,只好妥协般地去往练武台。

出乎他的意料,这里反倒是热闹非凡,加油喝彩声一浪高过一浪,不断有弟子上去与人对擂,以求更加精进自己的修为,但更多的是为了捍卫自己的荣誉而战!

此时台上两人对斗到白热化,谁都不肯放弃这最后一丝希望。

头发有些红褐色的少年,手持淡绿莹剑,脸上充满了愤怒。

“死胖子,又来这招!”

被称为胖子的这个人,挺着微微隆起的肚子,一把大菜刀似的兵器在双手间不停地倒腾,带着有些得意的嘲笑。

“嘿嘿,杨阳,刚才胖哥我的这招铁板肉感觉还不错吧!”

杨阳下意识地抬脚,扭了扭自己刚被胖子狠狠跺了一脚的脚掌,气的脸都有些憋红,大叫道:“打不过我,就用这些下三滥的破招有意思吗?”

胖子知道自己理亏,没做太多理会,翻了翻白眼,大有一副能赢就行的样子。

“规矩可没说不准用这招!”

杨阳顿时气的面目通红,有种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过的感觉,哼了声,只得重新摆起剑招,似有今天不好好教训你一顿不行的架势。

“看你一会儿还得瑟不得瑟的起来!”

说完,杨阳竟是把剑往天上一扔,看也不看,赤手空拳就朝胖子冲了过去。

见杨阳这一突如其来的一招,竟是有些不知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的意思,胖子只得抬手想要架住杨阳的攻势,但是要论这基本的肉搏战,胖子毕竟还是稍逊杨阳这早来几年的经验。

只见杨阳下扎马步稳若泰山,一个贴手扣腕,瞬间贴近胖子,从双手下压的缝隙处掏了进去,猛然顺势下劲。

咔嚓

一声脆声,竟是把胖子的双手掰的脱了臼。

还没等胖子来得及反应过来喊疼,杨阳左脚已然上前一步,用侧面身体顶住胖子的大肚子,内力一迸发,胖子就像那射出的弓箭,被杨阳瞬间推倒在地,顿时弹飞出去,来了个驴打滚。

噔!

就在此时,之前被杨阳扔上天上的淡绿莹剑则是准确无误地刺进胖子身边的地板之上。

整个过程不过几秒钟,却看的林是非目瞪口呆,大感震惊。

“哎呦喂,疼死我了,快,我认输了阳哥,快帮我把骨头接上。”

胖子见杨阳这么干净利落地收拾了自己,而他的佩剑离自己的脖子只有几寸之遥,更是吓得面容失色,冷汗直流,但是心服口服,所以脸皮厚的转眼就开口求救。

“好厉害!”

林是非不由地赞叹了一声,想到反正也是要上台的,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能输给他自己也不丢人,便一股脑地快步跑了上去。

台上的杨阳闻声转头看向了已经走进场内的林是非。

“你也要来试试?”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斗舞小说 » 宁豆腐《凡人一剑》林是非张梦雪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