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诡变之开局就死了黎闫,诡变之开局就死了小说免费阅读

“没声音了?”“他死了吗?”“啪!”“你疯了吗?你现在就开门,万一把他招来怎么办,不要命了吗?”一位妇人小声训斥着孩子,一把将他拉回到屋内。夜半三更将近,油灯里的灯芯没有及时交替,烛火也早已熄灭。空荡

书评专区

地狱塔剑:我的评论咋看不见呢,真是奇怪。。。。。。。。。。。。。。。。。。。

情意悲凉:新书上路,有什么不满意的,可以在这里沟通,谢谢

诡变之开局就死了

诡变之开局就死了》免费阅读

“没声音了?”

“他死了吗?”

“啪!”

“你疯了吗?你现在就开门,万一把他招来怎么办,不要命了吗?”

一位妇人小声训斥着孩子,一把将他拉回到屋内。

夜半三更将近,油灯里的灯芯没有及时交替,烛火也早已熄灭。

空荡荡的大街上,格外阴冷和冷清。

而,在这道中间,有两个人平躺,不知是死是活。

我这算什么?

一直在这里吗?

不…..No…..

他接受不了,不!!

我要回去,我要回家!

啊!卧槽!

怒天大吼…..

还是无人回应

空间内的黎闫,双目无神,低头自语。

“额…..不好意思,系统bug了。”

“现在系统开始检查宿主!”

检测中……….

系统?来了?

黎闫心中没有怪罪,更多的是激动,兴奋

“系统大大,你终于想起我了!”

黎闫喜极而泣,眼泪不争气的滴答掉落

生的希望出现,他瞬间清空了所以的不开心

叮!检测完成,正在匹配

匹配失败,检测宿主已经死亡,正在从新寻找系统方向

……………

听到迟缓的系统音,黎闫一下又紧张了起来!

别搞我啊!

叮!重新匹配,开始融合

叮!融合失败!!!!

……………

我觉得他是故意的!黎闫大气不敢喘

叮!由于宿主已经死亡,需要复活,而复活也将耗费近乎全部的能量,同时系统将会用尽最后的能量,给宿主随机一样天赋,此后系统也将沉睡,变成自动服务状态。

是否!

黎闫没一点犹豫,是!是!是!

靠,我都死了,还管那么多,活着就行!

片刻延迟。

复活开始…..复活中

融合中…..

天赋随机开始…..

叮!复活成功,宿主体内的黑暗力量被系统分解吸收转化。

叮!恭喜您获得,天赋【诡变】

叮!黑暗力量自动汲取,正在被诡变吸收!

叮!恭喜您成功进阶,鬼境,第一境阴虚。

叮!提示您,先天疾病已被自动修复,未知能量提取

叮!提示,您的身体正在被改变中…..

黎闫听着耳边阵阵提示,笑容溢出,同时他的身影也渐渐开始淡化

他不知这是怎么回事,但他感觉这应该是好事

无论是死是活,别再像这样孤独一人就好…..

翌日,阳光普照

“嗒!嗒!嗒!”

一行,身穿白色蓝纹官服的人,迅速跑来

“青门府办事,迅速闪开”

官兵大喝

围成一堆的百姓,纷纷让开。

很快,围观的散开,露出了人群中的二人,正是黎闫和打更人

“大人!”

一众官兵组成了一条警戒线,挡住了围观的人,同时也让出了一条通道

宦志用表情严肃,腰间挂着一段红纹腰牌,象征着官位。

在大家的注视下,他笔直的来到了二人身前。

“大人,这是一个经常出入村镇的要饭乞丐和昨夜打更人,看二人的情况,应该是昨晚相遇,遇害的”

一名官兵道

宦志用低头仔细看着二人,和周围。

地面清晰的脚印,不只有他二人的,数量如此众多,想必是刚刚那些围观百姓的。

案场被破坏,就无法清楚的收集信息。

再次喵向那灯笼里的烛火,灯芯干枯,枯蜡滴落在等灯笼纸边残留的痕迹

摸了摸,而后又摸了摸俩人的身体,又是没有一点外伤!跟之前一样!

一冷一热?

这是怎么回事?

“这人是打几更的?”

“回大人,三更!”边上的官兵道

“那为什么现在才发现!后面交班的打更人呢!”宦志用质问道

“额……….”

无人敢应答。

宦志用没在追问,追问也没用,都是一些为一己私利,压榨百姓的家伙。

忽然!宦志用转头看向远处墙边拐角

大喝:“谁在那!”

闻声!一旁的官兵迅速向那边跑去!

多年跟在其左右,自然也明白了大人的一些想法。

“没有人”

那官兵冲着宦志用摆了摆手!

“没人?”

可是刚刚明明感觉一道黑影闪过?奇怪?

“把他俩带回去,先押入大牢!”

“是!”

黎闫依旧闭着眼眸,沉睡。

睡梦中的他,隐约感觉有人在抬着他,但他却无法睁眼。

待他们走后,老百姓们,又再次聚集在了一起,叽叽喳喳的讨论。

之前聂于官微不敢出声,现在他们走了,他们也终于敢说话了。

“昨晚的喊叫你们听见了吗?”

“咋没听到,老凄惨了!”

“哎…..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就咱们这条街道频繁出事!吓得我都想搬家了”

“我已经开始搬了,今天下午就找妥了。”

“都别说了,快散了散了…..一会儿被发现,又得免不了被抓紧府内询问。”

哎…..

众人叹息,纷纷散开

他们也看明白了,以前寄托希望的青门府,现在对这个东西也束手无策,要不,也不至于拖了这么久!还没解决。

频繁的有人死亡,已经让他们陷入了恐惧。

回到衙府,宦志用坐在高位,手捏着鼻梁。

这一个月,他甚是疲惫,不仅要处理繁琐小事,还有杀人盗窃。

现在又出现有人莫名的死亡,死法难以理解,造成的恐慌。

若在不解决,估计整个冬树镇都会陷入慌乱,秩序不稳,纷纷逃离。

头疼!

“算算日子,上面也该派人来了吧。”

“回大人,急令已发出有十日了,想必应该快到了。”

一个带着灰土官帽,身子瘦小看着文绉绉的薛彬道

“十日了吗?”

宦志用呵呵一笑

正常冬树镇到蓝城也就三天的路程,要是在快些两天就能到。

对方却迟迟不来,是否是故意拖延,宦志用不知。

但他清楚,无论是谁,都不想来他们这个偏远小镇。

外派挣的不多不说,还有生命危险,尤其是涉及到鬼神之说。

那真的会是鬼吗?

未曾亲眼见过,宦志用一直保持着怀疑的态度,半信半疑。

“大人…..刚刚仵作检查报告,打更人已死多时,而边上的那人,还活着,就是不知为什么还未醒。并且其身份也已查明,就是多年活动在镇边的乞丐!以要饭为生,怀有先天疾病。”

衙役道

“乞丐?”

“知道了,如果那人醒来,立即带人过来见我!”

“是!”

“居然还有人能在鬼神之下活着,真是神奇!”

薛彬在衙役走后惊讶道

“或许并不是那东西!”

黎闫道,手没闲着反着档案,卷宗

这些都是近几天的案件,小大小闹不下十余件。

要是在不解决,只会越来越多。

另一边,牢里的黎闫表情先是痛苦,而后舒畅

在后,就是一副享受的样子,在草席上摆动,像是在游泳

对门的牢房,一个披头散发的大哥,有些惊恐的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害怕连连后退,直到退到墙角,退无可退。

双手捂住嘴巴。

不会是鬼上身了吧!

外面的传闻,他在牢里早已听说。

叮!融合,改造,吸收完成!

叮!恭喜您的肉身实力达到,三流之境

(速度,力量,以及反应)

叮!诡变彻底化为您的记忆,随心所动,随意而行。

提示,慎用,使用过度,你将是第一个由人变成鬼,变成不人不鬼的结合体。

叮!鬼境实力突破,达到第二境化实。

(鬼境与本世界能力不符,无法确认具体实力。)

叮,您可以随时醒来了!

系统进入自动服务状态,你问我答。

陡然…..

黎闫睁开双眼,明亮透彻

面露兴奋,劫后余生的感觉,太美妙了。

不死一次真不知生命的可贵。

贪婪的吸着空气,虽然有点恶臭,但他满不在意。

他珍惜。

缓缓做起,晃了晃脑袋,大量着四周。

凉凉的草席,铁制的护栏,十字交错。

四周三面石墙,面前还有一碗已经坨了的面条。

在看自己身上穿的衣服,还是那件带有破洞的衣服,脏兮兮。

这是古代的大牢?

黎闫没有害怕,仔细观察。

死过一次,胆子果然大了许多。

虽未曾来过,但看电视的感觉,有点像,最起码大同小异吧。

转头,看向对面瑟瑟发抖的男人,嘴里,你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的低喃。

“大哥?请问一下,这是哪里?”

这话一出,对方的大哥抖的越发厉害,黎闫挠头,这大哥是不是有多动症?

“沙鼻!你怕不是睡脑瘫了!”

旁边的牢房闻听,热情的回复一句

黎闫也没生气,反而觉得很亲近。

没在继续询问,看了一眼那面条,肚子又咕咕叫了起来。

他也不知道,他这一觉睡了多久。

起身

嗯?

好轻盈啊!

又活动活动了身体,蹦一蹦。

嘎嘣!嘎嘣!

身体骨骼传出一股清脆的响声。

黎闫感觉自己现在得身体充满了力量,哪怕是饥饿的状态,气色也好的不像话。

这就是三流之境吗?

系统果然诚不欺我。

太爽了!

他感觉现在他能打五个!

刚来的那种病殃殃的感觉,着实让他…..

不提了。

“小子,你是不是睡懵逼了,醒了不能安静一点吗?影响别人了,你知道吗?”

边上牢房的老哥威胁道

“你跟一个智障较什么劲”

另一边的牢房附和道

黎闫没有还嘴,安静的坐下,了解自身,斗嘴不是他的爱好。

要是没有铁栏网的限制,他或许会给他二人一点颜色看看。

系统?

没声

你有什么功能?

无声

看来系统真是凉了…..

面板!

【黎闫】

【修为:三流之境】

【天赋:诡变,第二境化实】

(借用黑暗的力量。)

【财富:穷,逼】

【职业:乞丐】

【鬼灵:0】(能增强诡变的东西)

有了?

一个虚幻的面板出现在眼前。

面板简单清晰。

当看到,财富的时候,黎闫不由的脸色一黑。

再往下看。

他感觉被系统针对了!

好像被冒犯了。

可惜又不能抱怨!谁会对一个机器发泄呢!

诡变?

黎闫感知烙印在记忆里的东西,心念一动,一股阴风出现在了牢房内,而后阴风越发阴冷。

黎闫的右手开始由白转黑。

好神奇!

“小崽子,不是告诉你安静一点吗?你是找想死吗?”

“当!”

隔壁的暴躁男,一把抓住铁栏,怒吼!

黎闫无奈,只好停止了。

他这一声,直接把看守地牢的官兵喊了过来!

“鬼叫什么!找死啊!是不是皮又痒痒了!”

四名官兵缓缓走来

隔壁男,就听嘭的一声,倒头装睡。

鼾声如雷。

听的黎闫,又气又想笑。

“小点声,睡觉比放屁声都大!”一名官兵对着隔壁男道

说完,鼾声立马就小了

不当演员可惜了!

“诶?你醒了!”

当官兵看向黎闫时,面色激动,快速的把牢门打开,一把拖起了黎闫,往外带去。

“奇怪,他这间牢房怎么这么冷呢?”

“走了…..走了,那神经病总于走了!”

那人不在颤抖,下身直接尿了出来,也不知是吓的还是憋的。

被拖着的黎闫,也没反抗。

想要了解这世界最好的办法,就是亲身接触,经历。

要不,他觉得自己应该能打得过这四人。

单纯从手臂传来的力量,判断的。

“哐!”

暗道石门打开

很快,黎闫就被带离地牢,离开了充满异味之地。

“哐!”

石门关闭!

见到了久违的太阳,虽已快要落山了。

真是,美好!

他不由的冲天陶醉!

“每一个从地牢里出来的,都是这个表情”

边上一位官兵大哥笑道

余光扫过,两旁数十位官兵把守,把这个石门,保护的严严实实。

看了一眼他们胳膊上的腱子肉,就不凡。

五人离开,继续前行,出了这条急了拐弯的道。

给黎闫都绕晕了,完全忘记了来时的路。

而后,上了马车。

直奔青门府!

也是经常办案的地方。

“大人,人已带到!”

“大人好!”

黎闫看向上方忙碌的男子,长发梳起,认真工作的宦志用。

“你叫什么?”

“黎闫”

“可我的调查,你应该没有名字啊!”宦志用抬头看着黎闫

……….

靠,没有你还问!套我话!

坏得很。

“呵呵,你好像变得不一样了,我可还听说你有先天疾病,身体虚弱。”

宦志用微笑道,也不知在打着什么主意

“大人说的,我不知道额,今天醒来,记忆里只有我的名字,黎闫”

黎闫直接装起了失忆,反正记忆里,没人知道自己叫什么,就算出错,也无所谓,无牵无挂,大不了以后离开呗。

体能恢复,在哪还不能吃饭。

“哦?你不记得了吗?昨晚的事情也不记得了吗?”

宦志用诧异,而后轻笑

因为他看出了黎闫面容的闪躲,他在说谎

多年经受案件的他,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嗯,不记得了?大人,我是犯法了吗?”黎闫打着马哈

一问三不知的样子。

眼光瞟了一眼周围的官兵,八人,如果要是跑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那到没有。”

宦志用奇怪,他为什么要说谎呢?

“那我可以走了吗?”

黎闫不想在这久待。

衙门,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不想来这。

“你知道你家在哪吗?”宦志用道

“我知…..不知道啊”黎闫好悬说漏了嘴

不过,这一切都被宦志用在眼里。

“我们调查了,你是一个孤儿,无父无母,经常流浪街头,饥一顿饱一顿,更是无家可归。”

黎闫面色抽搐,刚想反驳,不过又被他压了回去。

“所以,你以后就在我这当个衙役兵吧,跟他们一样,管一日三餐还有俸禄拿,这样以后不仅有工作了,还有生活来源”宦志用和蔼可亲道

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黎闫受到了多大恩惠一样。

“好了,小李,快去给你的新同事换一件衣服,你们以后就是同事了。”

“啊…..是的大人”

那人反应半拍,如梦如幻的把一脸苦瓜的黎闫拉了下去。

好像自己挖了个坑,给自己埋了。

…….

“大人,薛彬不懂,为什么不继续审问,反而还将他收入了麾下,这不符合官招,也不符合常理啊!而且,他明显是在说谎。”

“是啊,他在说谎,你也只是看到了他在说谎!忽略了其他。”

“还有别的吗?”薛彬不解

“我在案场时,仔仔细细的观察过他,虽然身上没有一点伤,但身体绝对没有现在这么好,气息是混乱的,所以,他一定是经历了什么,我们看不到的。”

“大人…..是怀疑,他被鬼神…..附体了”薛彬恍然醒悟

“不排除这个可能!”

宦志用眼神深邃。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斗舞小说 » 诡变之开局就死了黎闫,诡变之开局就死了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